有關高等教育:為什麼要念研究所?上課可不可以滑手機?

 

作者:蔡依橙 (I-Chen Tsai, MD)

 

 

The_Luce_Chapel_2

東海大學路思義教堂 by Mingwangx / CC BY-SA 3.0

 

 

做為一個調皮的研究所老師,我最喜歡挑戰學生的思想!例如,前天上課時,我一直用各種方式,去刺激我課堂上的研究生,逼他們思考「你為什麼要念研究所?」

 

一位 L 同學,我幫低調就不說誰了,他說:「是我爸媽要我念的。」

 

「喔,所以你去台北學運不用問你爸媽,可是卻聽他們的來念研究所?」你看,我是一個多麼喜歡尋找各種內部思想矛盾的老師,哈哈。但這同學也不簡單,馬上反擊。

 

「所以我都很少去上課…….」

 

大概覺得講這話很忤逆,同學們安靜了,但我卻被一整個逗樂。他好像沒發現這句話的諷刺意味,所以,我回:

 

「謝謝您今天特別來 XD 耽誤您時間真是不好意思。」(鞠躬敬禮)

 

全班同學大笑。

 

L 笑著說:「沒有啦,因為這邊比較有趣!」

 

 

好笑的說完,講點嚴肅的,有關教育。

 

在過去的教學過程中,我常刻意站在學生意見的對立面,並發動戲謔而精準的攻擊,即使我所說的論點,並非我自己個人的立場。因為我認為,只有這樣,才能讓他們有層次、有策略、有深度的思考。而且。不管意見相同或相異,學生終將能形成更完整的論述,並勇敢陳述自己。

 

我會用行動,去解構他們對權威的信仰,在課堂上,讓學生一次又一次的被迫反擊、表達自己、據理力爭,甚至駁倒我。這些必須反覆演練,讓他們形成身體記憶,內化成自己的一部分。因為,這是一個老師,在學生進到更大的世界前,真正應該送給他們的禮物。所以我站在前方,面對全班,直接與他們對話。

 

學生程度其實比我們想像的好,他們只是缺乏引導。像上頭這樣鬥嘴開玩笑的例子很多,每次上課都在發生,因為,學生知道,我是跟他們在笑聲中練兵,也知道我根本就有博士學位,加上醫學系還總共念了 11 年的高等教育。

 

但我用「高等教育無用論」去逼他們思考、防衛,並且自我探索「今天還選擇待在學校的根本原因」,這些戲謔的對話,有時候就像 inception,會造成很深遠的影響,你永遠不知道,台下這位,是不是下一個 Mark Zuckerberg 或 Bill Gates 或 Larry Page / Sergey Brin。

 

沒有學生喜歡被老師念,沒有人喜歡做為權力的弱者被宰制,罵學生、念學生、點名都是沒有用的。高等教育,追求的是思想獨立、行為獨立、頂尖創新。在我的課堂上,學生可以自由來去,但你既然來了,就要發表意見,我追求的不是「出席」,而是「有效的出席」,你來坐幾個小時,沒用到腦袋的話,老師對不起你!

 

另外,我們上課都可以滑手機、開筆電,以上次上課來說,同學講馬來貘的粉絲專頁,一堆同學都低頭,後來一一詢問,才知道他們查了很多,包括「馬來貘是不是只有馬來西亞有?」「全世界有幾種貘?」「貘比較像哪種動物?」「貘是草食還是肉食?」

 

其中一位 D 同學還特別喜歡在上課的時候,把重要的資訊連結貼到 facebook,方便課後大家參考。

 

滑手機、用筆電不尊重老師嗎?事實上,他們只是更尊重自己的時間、更尊重自己的求知慾、更尊重自己的生命。

 

 

本篇發表於 短篇評論 並標籤為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有關高等教育:為什麼要念研究所?上課可不可以滑手機? 有 8 則回應

  1. Truthone Lee 說道:

    ”思想獨立、行為獨立、頂尖創新“

    台灣能立足華文圈 面對全世界的唯一出路…

    • I-Chen Tsai 說道:

      是的!

      所以啊,校長說什麼「對不起,我沒把學生教好。」這個話是有問題的。真「教好了」,學生也就庸庸碌碌了。

    • Truthone Lee 說道:

      有些產業需要的是紀律, 需要已經教好的, 型塑好的學生投入, 沒有什麼不好, 但可惜這樣的代工產業在台灣已經走入了一個瓶頸, 餓不死也吃不飽.
      有時能帶領大家突破瓶頸的是那些少數充滿創意能量的種子

    • Yi-Hsin Leon Liu 說道:

      今天有了個正面案例啊,有一幫教授虛心承認自己沒把馬英九教好 XD

    • I-Chen Tsai 說道:

      教育多重要你看! XD

    • Michk99 說道:

      太陽花這些人叫別人不要去大陸,

      結果自己跑去大陸賺高薪,

      這個很讓人噁心。

      越看這個新聞越有趣,

      所以重新貼了一遍。

      反對,

      抗議,

      叫別人不要去,

      然後自己偷偷跑去!

      反對的人真的變成最大的受益者!

      這個有一點不太夠意思耶~

      很自私的行為,

      有好處自己吞,

      有壞處別人擔。

      http://www.zcool889.com/article_146.htm

      名嘴張友驊曝

      太陽花成員隱姓埋名

      赴陸求職

      太陽花學運迄今已整整三年,當年反對黑箱服貿的學生衝進立法院占領議場,改變了台灣的未來,也改變他們的未來。

      這些學生進入社會,如今都在做什麼?政論名嘴張友驊爆料指,有些太陽花成員竟赴大陸求職工作,為此還隱姓埋名,因為怕被認出來。

      名嘴張友驊日前在談話節目爆料:有至少四名當年太陽花學運的學生幹部,從澳門進入大陸求職工作。

      他們極力隱姓埋名,因為害怕遭大陸網民肉搜,他們當年的言行就被通通曝光出來。張友驊舉例,一名台生稱某位曾參加過太陽花的學運人士,如今在深圳一家大型遊戲公司工作,原本台灣只給2.8萬新台幣的薪水,在深圳薪水則給到4.8萬新台幣,翻了近一倍。

      張友驊認為,這些學生幹部反服貿卻赴大陸工作,就應該承認當年的行為做錯了,

      「當年你做了什麼事,凡走過必留下痕跡!」,「就應該道歉。」

  2. 顏宏斌 說道:

    沒能有機會接受到蔡教授指導,實在是太可惜了。

    因為我也不是一個喜歡「聽課」的學生,而是喜歡「問白目問題」的學生
    偏偏這種學生似乎不太吃香,容易被點名做記號,然後再吵就趕出教室

    —-許多教授….更正,教書匠,不以指點迷津為己任
    而是負責把課程大綱內容趕完,然後盡快趕回辦公室做國科會研究計畫

    可惜早生了十年,沒能受教於你
    幸而還能在蔡教授仍致力於教學的當下,看見你活躍的一面

  3. 小萌 說道:

    我常喜歡在上課的時候,把重要的資訊連結貼到自己常用的平常上做重點,有時候會看到一些朋友,當下會回覆我可能需要用到的資訊並且讓我延伸閱讀到其他的分支,讓我能夠多方面的了解該議題的取向和其他面向,同時也能兼顧老師在課程上講解的缺陷,在當下也能剛好做到填補的動作且滿足當下的求知慾,不會到下了課,什麼也沒吸收到,什麼也聽不懂。

    不過有些時候,有些人卻在老師開放可以滑手機、開筆電的同時,破壞了老師對於該動作的美意,導致於即便擁有了卻無法達到本意所期待的結果,比起不來,更顯得無所適從和棘手。

回應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