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公開的榮耀

 

作者:蔡依橙 醫師 (I-Chen Tsai, MD)

 

 

不敢公開的榮耀

 

 

研究三部曲 (指:CLIP / MEPA / NHIRD,這是同學幫取的 XD),開辦至今五個月,已經有學員文章被接受。與我私訊分享榮耀之餘,特別叮囑:「請幫低調,不要公開。」

 

咦,這不是值得開心的事嗎?於是,我問他為什麼?

 

 

學習也要分派系?

 

他說:「因為當初要申請科內補助時,主任冷冷的說,科內長輩會的,你通通學完了嗎?去什麼新思惟?」

 

但畢竟,發表的壓力太大,在困境中已停滯甚久,人微言輕,也沒有地方的雙胞胎拿文章請他當作者。所以,決定私下用自費自假來上課。

 

這位同學非常積極,後來的幾個月,迅速應用上課所學的概念,順利通過 review 與 major revision,也確定下半年會刊出在不錯的期刊,但他還是不敢公開。

 

 

這不是個案

 

很熟悉的場景,不是嗎?

 

「R1 講什麼判讀電腦斷層?你就是在掃描室顯影劑打不夠多,所以才不會看。」

 

「什麼想去其他醫院學?你是說我們醫院這個領域作的不好嗎?」

 

「住院醫師去什麼國際學會?你跟我們這些國內學會的理監事都學完了嗎?」

 

「投什麼國際期刊?你國內期刊投得上嗎?」

 

這其實是一個很細膩的心理控制機構,資深者,用權力控制話語權,利用資訊的不對等,加上你隱隱約約的羞愧感,植入「相信我就對了」「你聽我的就好」這樣的概念。

 

但是,我們卻似乎忘了,咱們的專業生涯,是個科學人。而科學的重大進展,往往不是靠乖順得來的。

 

 

科學的本質,是挑戰。

 

 

不覺得,科學的本質,一直都是在挑戰人類所相信的、所以為正確的一切事物。不覺得,這樣的本質,跟「服從權威」,有明顯的矛盾嗎?

 

 

不能作自己的主人,就不能引領世界前進。

 

台灣,2000+ 萬人口,諾貝爾獎 1 個,李遠哲教授在美國做的,得獎時還是美國公民。丹麥,500+ 萬人口,諾貝爾獎 14 座。密度來說,估計在 56 倍到無限大之間。不覺得,我們應該從教育的角度、組織的文化,重新思考台灣嗎?

 

與丹麥這種以孩子為中心的教育來對照,就會發現,台灣從來沒有打算,讓中生代、年輕世代以及孩子們,作自己的主人

 

 

所以,該怎麼辦?

 

我當然能夠理解,也知道,作自己的主人、學術獨立,是需要分階段的。

 

但是,答應我兩件事情,好嗎?

 

  1. 當您有一天,有自己的一片天時,請作自己的品牌,讓世界知道這是你的成績。
  2. 當您有一天,有了權力,帶領新一代年輕人時,請不要複製上一代的錯誤。

 

因為,至少我們可以從自己開始,讓這個社會,變得更好。

 

 

本篇發表於 短篇評論 並標籤為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