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體》:維度、科技與道德

 

作者:蔡依橙

 

 

三體

 

 

因為傅盛看了……

 

其實我從大學之後就沒在看小說了,可能因為社會生存的壓力太大,光念醫學論文跟想辦法在醫療界中成熟,就耗掉大部分體力,閱讀總以實用為導向。

 

看這本,是因為他在「多看排行榜」已經盤據甚久,加上連跟羅胖很熟的傅盛(獵豹移動 CEO)也看過,雖然我猜是因為他的老闆雷軍力薦本書,所以只好看了,提到對他思考創業經營有啟發,所以我也來讀。

 

我看的是多看的版本,您也可以考慮買台灣的繁體中文版。目前我看完的是三部曲第一集,明年會改編成電影的,也是這個。

 

在這裡我就不爆雷,如果對其故事有興趣的,可以自行搜尋「三體 故事」,蠻多評論有提。即使知道故事,閱讀的樂趣不會少太多,只是那種「不知道作者接下來會出什麼招」的興奮感會稍減。以下說說我的心得。

 

 

高維度與低維度的戰爭

 

先說好,這裡的高維度或低維度,只是一種定義,與好壞優劣無關。玻璃心朋友們,如果還是不喜歡這詞,請關閉視窗,以免受傷。

 

不同維度(或科技程度)的競爭,是非常有趣的,高維度對低維度,看起來簡直是屠殺,但事實上低維度卻也不見得一定輸。例如書中提到的,外星人高科技程度、地球人低科技程度,感覺好像死定了,但地球人比起蝗蟲,科技也高出甚多,但蝗蟲其實從未滅絕。一個人對一隻蝗蟲廝殺,人鐵定贏,但作為一個物種,整體來看,就不一定。

 

說來殘酷,但印度的不合作運動,對付當時已經有高科技與優勢武力的英國,就類似如此。甘地的策略是,反正我印度人多,而且我耐得住苦,一直呆呆的往前走,被你打、被你砍、被你關,遲早會有機會贏。後來也真的一點一滴地,導致英國放手讓印度自治。不過我一直很懷疑,如果甘地是西藏人,面對中國政府,或者甘地是台灣人,面對白色恐怖時期的國民黨政府,這招不合作運動還有沒有效。

 

 

商業世界:高維度 vs 低維度

 

商業世界中的故事,天天上演,高維度的創業,讓低維度的人來看,往往就是先看不起、然後看不懂,最後跟不上,只好走向滅絕。

 

例如 Apple 的崛起,用 App Store、iOS、硬體設計製造,建構起一個生態系。現在的我們都懂了,但在賈伯斯開始做 iPhone 的時候,多少人笑、多少人罵,最後隨著生態系的成熟,所有想跟的廠家,全部跟不上,只有 Google 勉強分庭抗禮。

 

其他的高維度創業,像是小米生態系建立之初,多數人以為就是個有牌的山寨機;或者 Uber,被很多人認為只是新型態的剝削,這些批評,或許也沒全錯,但就是缺乏了些整體觀,對於小米與 Uber 在下的大棋,少了些認識。

 

尼采說:「道德是弱者的武器。」所以你也會發現,批評小米與 Uber 的論點,一部份是圍繞在道德層面。

 

當然,我們都生活在三度空間與時間裡,這裡說的高維度思考,其實是種多面向的綜合思考能力,或者我稱為「網狀思考」的「系統性思考」能力,也就是「能否跳脫既有賽局,用更大的賽局或更多面向的互動,去建構新互動模式」的能力。

 

 

對於實際生命場景的啟發

 

這本書,讓我深思的是:

 

  • 如果我想到了一個高維度策略,該如何確保他成功,對於各種「看不起、看不懂」的阻力,該如何一一繞過?
  • 如果我是高維度計畫的一份子,但我並不快樂,該如何找到適當的平衡點,與這個世界和解?
  • 如果我是低維度生物,遇到一個看不起、看不懂的高維度競爭對手出現,我能不能在最短的時間內,變成跟他一樣維度的競爭,或者,我該用什麼低維度的優勢去競爭?
  • 如果我是低維度生物,而且很不幸的,其實沒什麼機會扭轉賽局,我該如何自處,並讓這個短暫的低維度人生,發揮出對自己最大的意義?

 

不管你目前的生命狀態是什麼?這四個問題幾乎都會遇到,例如:

 

  • 您可能有個很棒的團隊,但被保守勢力持續的攻擊,甚至抽資源。你怎麼辦?
  • 您可能是一個非常傑出的醫師,但卻卡在既得利益者的打壓,教職升遷不順。你怎麼辦?
  • 您可能是個開大刀的名醫,但遇到內視鏡與機器人手術就一籌莫展。你怎麼辦?
  • 您可能知道自己愛臨床卻不愛做研究,在醫學中心中每年都被檢討降薪。你又怎麼辦?

 

這是一本規模宏大,有趣且引人入勝的書,如果您正好遇到生命困頓之時,閒來讀讀,很不錯,說不定您會找到更高維度的解答,讓生命困境,迎刃而解!

 

 

 

 

本篇發表於 短篇評論 並標籤為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