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 DRG,我的看法是……

 

作者:蔡依橙

 

 

醫院

 

 

關於 DRG,我個人的想法是從趨勢來看的,跟洪仲丘事件以來推翻國民黨,多數人贏過少數人,不一樣,醫療界打的仗其實是少數人面對多數人,是專業族群面對絕對強勢的複合體:

 

隱身其後的 DRG 得利者 + 被推出來處理事情的官員 + 只希望能減少負擔即使只是表象負擔的人民

 

這次選擇總統交接前出手,正是要利用交接期權力與責任的不清楚,或甚至利用「反正都要被換掉的官員」,出來處理這事。

 

如果看不清楚到底是誰那麼積極推 DRG,這場仗的策略層面就沒辦法精確。很不幸的,可能 KMT 跟 DPP 跟隱身其後的可能得利者,都希望有 DRG,只是細節不同。

 

延續我們在論壇提到的「醫療的政治控制」話題,其實法律的根源是政治,政治的根源是人民讓渡一部分的權力代議。所以,1995 年全民健保,讓醫療界把數據控制與解釋權讓渡出去給這個「可以自稱人民意志的強大單一組織」後,後續 50 年的輸贏都已經決定了。

 

從這個角度看,目前的抵擋都是應該做的,醫勞盟等自發團體也都做得很好。潮流來說,總額、點值、審查、DRG 這一路,歷史告訴我們,都無法有效抵擋太久,我們可能抵擋、延緩,但逆轉是機會不大的,逆轉得了 DRG,也逆轉不了點值。

 

所以,怎麼辦?作為醫師,你要想辦法讓自己的收入組成開始多元,DRG 以外的、自費的、其他領域的。

 

體制內,可以從專業演講、論文獎金等去多元化,別小看這部分,做到佔總收入三成甚至五成的,都大有人在!體制外,可以考慮做點小生意,逐漸認識這個世界運作的原理,也更懂得如何在體系內生存。

 

投資喔,你問一個買 80 宏碁,抱到 11.4 都沒賣的人,問錯了 XD 我用白花花的銀子,學習到:股價(我)無法預測。去跟綠角學吧!

 

 

關於 DRG,我個人的想法是從趨勢來看的,跟洪仲丘事件以來推翻國民黨,多數人贏過少數人,不一樣,醫療界打的仗其實是少數人面對多數人,是專業族群面對絕對強勢的複合體:隱身其後的 DRG 得利者 + 被推出來處理事情的官員 + 只希望能減少…

蔡依橙貼上了 2016年2月1日

 

 

本篇發表於 短篇評論 並標籤為 , ,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