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一千零一夜》:堅持情懷的自媒體作品

 

作者:蔡依橙

 

 

00_cover

 

 

先說結論

 

這是一個很值得看的說書節目,強力推薦,並建議加入討論區,看看高水平網友們的討論。

 

 

《羅輯思維》之後

 

《羅輯思維》之後,一直沒有讓我能魂牽夢縈的知識節目,直到梁文道(俗稱道長)的《一千零一夜》出現,才又重新燃起「廢寢忘食追進度」的熱情。

 

嚴格來說,當年羅胖給我的震撼還是比較大的,一來羅胖做得早,三年前的《羅輯思維》那真是平地一聲雷,除了節目的深度、知性、啟發、膠囊風格以外,其所開創的商業模式與網路創意,更是讓無數創業者追尋並思考的指標。(請見:本部落格關於《羅輯思維》的諸多文章

 

不過,在「羅輯思維 討論區 (非官方)」討論區中,網友們對羅胖最大的失望,是他竟自豪是個商人,不管是聽來令人討厭的右派思維,或毫無情懷的知識封裝,都是時常被提及的缺憾。這部分,梁文道的《一千零一夜》剛好補足了失落的一角。

 

羅胖把書讀完,給你啟示,「就是這樣」,啟發直接,但招致批評也多,就如許知遠說的「知識膠囊」。道長則謙虛的把整本書奉為經典,自己只是用偏愛的角度,切一小塊蛋糕,讓您嚐嚐。

 

我個人是被黃貞祥老師劉致和醫師長期反覆推坑後,開始看。一開始看道長講「心經」,可能因為道長自己是佛弟子,反倒牽掛太多,講來不夠俐落,六集讓我看到睡著多次。後來在「西方世界的興起」,一整個被重新震撼,開始瘋狂追劇。

 

如果您還沒看過《一千零一夜》,以下是我建議的三個入門節目:

 

  • 西方世界的興起(),習慣羅胖所說西方文明議題的朋友,剛好可以藉此看看兩人說書風格的不同。
  • 想像的共同體(),關心台灣未來的朋友,關心台灣複雜國家認同的朋友,必看。
  • 玫瑰的名字(),道長講文學,從背景、作者、文本到意義,非常精彩!

 

 

梁文道是誰?

 

梁文道,1970 年在英屬香港出生、到台灣念國小國中、回香港唸完高中大學。自述成績不是太好,但就喜歡裝文青,這麼「裝」著裝著,竟真裝出對文學藝術與文化的愛好,加上長年的持續耕耘以及與人為善的個性,在文化各界均有涉獵,你可以從維基百科的第一段看得出來。

 

從 1998 年開始梁文道就不斷活躍於香港文化界、知識界,足跡範疇從大學講師、文化從業人員、自由撰稿人、電視電台節目主持人、牛棚書院院長、中學校長、商業電台台長、電影創作人和劇評家、作家、書評家、食文化研究人、時事評論員、樂評家,到公共危機處理專員、環保權益維護者、香港愛護動物協會的動物保育大使和觀察員、古蹟研究員、文化推廣研究學者、愛滋病權益維護義工等。

 

對於自身大量的各界頭銜,梁文道也很客氣的說,事實上香港小,做文化的,不「什麼都做」的話根本賺不到足夠的收入,只好博而不精的都搞一點。這樣的「連結」特性,連結各種文化領域、連結觀眾媒體與知識,使他非常適合網路時代。

 

梁文道在網路上受到的批評,一如網路時代的所有公眾人物一樣,什麼面向都可以被罵,但我個人看完許多網頁資料後,還是很肯定道長本人作為知識份子的努力與堅持,以及長期與人為善的性格,尤其在理想國專案中,能獲得同事的肯定,非常不容易。有興趣的朋友,我整理了一些連結,讓您自行判斷。

 

 

 

羅輯思維 vs 一千零一夜

 

羅胖雖然是央視出身,但做自媒體後,揚棄以前電視那套,只用一台 Canon 5D3,配上 5 個燈,一張假背景,就一直做到現在。這是因為羅胖希望最大化傳播效果,讓你用看的用聽的,都能趁通勤時間,多吸收一點,也多抓住你一些注意力。

 

道長或許更在意「作品」的整體質感,用一整組人,配上好聽的音樂、每集更換的北京即景、夜裡的北京街頭邊走邊說,都很有韻味,但犧牲的就是聽音頻的人,常會為了雜音而苦惱,沒了畫面,走路聲、雨聲、喇叭聲、行人聲,都蠻令人分心的。

 

很多人常有個錯誤的推測,認為像羅胖與道長這樣的節目,就一個人一張嘴一台機器便能開拍,門檻很低,自己也可以做。但事實上,羅胖跟道長的節目成本,並不是同一個檔次的,道長的貴很多。

 

 

01_team

 

 

在優酷上,有集「《一千零一夜》录制现场大揭秘!!」,我截了個畫面仔細數了一下,扣除 3 個路人,道長做節目時,需要 11 個人在現場同時工作,開過公司的人就知道,都用全職員工的話,這個節目每年的人事成本就是至少 500 萬台幣,這還不包括所有的行動攝影、後製機器、音樂授權與道長主講費用喔!

 

以這樣來算,「看理想」自頻道,也就是梁文道的《一千零一夜》馬世芳的《聽說》以及陳丹青的《局部》,三檔節目,一年沒有 2000 萬台幣來燒,是做不起來的。而這還是你有梁文道、馬世芳、陳丹青三張好牌的情況喔。如果節目內容本身不好,燒了 2000 萬,或許什麼流量也沒有。

 

相對來說,羅胖的整體商業化是比較好的,視頻製作成本低(羅胖說當初開始時,器材總共 25 萬台幣就行),並全導回微信,然後從微信商城作會員眾籌開始,賣自己出版印刷的書拉高毛利,旁及周邊商品,並開始賺通路財。最近深耕優酷天貓平台,則是策略性的擴張。

 

多數人比較不喜歡羅胖這樣的商業色彩,但我們換個角度,從受雇者的立場看,羅輯思維有自己能掌握的現金流,每天就是有那麼多貨、那麼多書可以出,財務越穩定,提供的就業機會就越穩定,受雇者的生涯也越有成長性。

 

相對的,具有情懷的道長,《一千零一夜》的汽車廣告,時有時無,所廣告的手錶,都幾十萬台幣入門,也不是一般小資能買得起,更別說《聽說》與《局部》,目前幾乎沒有貢獻到收入……

 

也是因此,金融專業的新思惟之友 Data Su,才會說「我兩個都看,但我其實不看好梁文道,有情懷不見得能生存」。

 

而且,事實上,商業贊助模式是有其侷限的:你總是會受到廣告商的影響。長久下來,是否能維持主題獨立,很難說。

 

以羅胖來說,他賣自己的貨,想講什麼就講什麼,但我們看到蘭蔻事件頂新事件以及 RAV4 事件台灣媒體要不是不報導就是下標都不敢得罪 Toyota,關於「看免費,讓廠商贊助」這件事情,或許我們都必須重新思考,那些看不見的代價。

 

 

一千零一夜的美

 

最後,作為一個對畫面很有感的放射科醫師,很喜歡影像呈現與道長本身的互文,這使得整個節目多了些藝術的層次。與您分享幾個我覺得很有意思的畫面:

 

 

最後,歡迎加入我們一干道長粉所成立的新討論區。除了我差了些之外,網友們都是高手,貼文回文均言之有物,值得細細品味。一起來聊~

 

 

梁文道 | 一千零一夜 | 非官方討論區

 

 

本篇發表於 短篇評論 並標籤為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