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為什麼會失敗》:如何打造持續繁榮的體系?

 

作者:蔡依橙

 

 

00_cover

 

 

先說結論

 

  • 這本書提出一個獨特觀點:榨取 vs 廣納,以解釋現今世界,為什麼有些國家繁榮?有些國家衰敗?
  • 內容非常精彩,博古通今,言之成理。從馬雅、阿茲特克、英國、美國、俄羅斯講到中國,其中尤其「殖民」對世界各國造成的影響,以及個別差異,描述得非常之好。但敘事有點螺旋式,同樣的事情可能在三個地方講,前面先預告,中間提一下,最後才說清楚。如果你懂得看共筆應付考試,表示你已經能把碎片集合成系統,那就沒問題。
  • 推薦給對台灣未來走向有興趣的朋友,以及對於「如何讓一個體系繁榮」有興趣的朋友。

 

 

衛城出版

 

在 Facebook 上,聽陳豐偉學長推薦這本 500 頁的書至少三次,他第一次讀就推薦,接著在台灣幾個重大事件(我忘了是萬人送仲丘還是太陽花學運),以及政黨輪替,蔡英文上台後,又接連多次提到。

 

我想,這本書應該與台灣未來的發展,息息相關吧。

 

之後偶然發現這本書是衛城出版的,剛好想捧「讀書共和國網路書店」的場,就順手勾一勾帶回家。整個六月都在讀這本,花了比平常久的時間,一方面是開課工作實在太忙,一方面是因為書實在回答了我很多疑惑,速讀模式還特別調慢了一點 XD

 

讀完後的結論是:果然,只要標題有興趣,「衛城」以及「八旗」的書,隨便買,隨便都好看。

 

 

核心觀念

 

藉由對世界史的全盤認識,作者提出一個核心概念:國家要持續的繁榮,必須是廣納式的經濟制度,配上廣納式的政治制度。

 

與廣納式對立的,就是榨取式。像是西班牙殖民南美,壓榨當地人勞力,並掠奪其黃金、白銀、錫礦,就是榨取式;像是蘇聯以計畫經濟規範人民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就是榨取式。

 

 

廣納經濟+榨取政治,可永續乎?

 

至於廣納式的經濟制度,配上榨取式的政治制度,行不行呢?作者舉了許多盛極而衰的案例,如:威尼斯、法國王權時代,說明這種組合不永續,最後政治的力量一定會摧毀廣納式的經濟制度。

 

只有當經濟制度鼓勵人民創新,且政治制度能保障用創新賺到錢的人能有話語權,整個國家社會才能產生技術疊代,走向永續繁榮。

 

 

榨取式經濟,也能成長?

 

榨取式的經濟制度能不能成長呢?可以,但將是短暫的,撐最久的就是蘇聯 1928-1960 的連續狂飆,這種成績是由國家帶頭分配資源,將許多閒置能量釋放,所以可以獲得炫目的成長,但效率有其極限。最終將因為缺乏(廣大人民)自主創新的動機、保護與舞台,整個經濟體沒辦法達成下一階段的升級,必然崩潰。

 

 

榨取式政治制度的問題

 

而且,榨取式的政治制度,因為有權力者能坐享其成,甚至修改規範去掠奪人民財產,強制收歸國有,這樣超高權限的「魔戒」,會使反對派永遠都在,內部鬥爭極為兇險,所以我們常看到許多專制國家,頻繁政變,導致整個社會土崩瓦解,終至毀壞。

 

 

殖民的詛咒

 

被殖民過的地區,為什麼很難有好的未來?因為殖民過程中所建立的榨取系統,往往會被下一個殖民者,或獨立後的本土政權接收,「這麼好的體系誰捨得換?當然是留下來自己用。」

 

而且,即使統治者知道「廣納」才有未來,但改廣納,是要立刻放棄絕對優勢,社會將有未來,但自己與子孫可不一定,合理的決策,當然是延續「榨取」。

 

這個機制,就導致了悲慘的歷史一直重複。例如:西班牙殖民過的南美地區、英國離開後的衣索比亞,都是如此。

 

 

澳洲為何先進?

 

你可能發現了,英國也殖民過澳洲,甚至是丟罪犯過去,為什麼澳洲今天能有很高的人均 GDP?本書作者提出了非常合理的解釋,也就是「資源的詛咒」的對立面:「無資源的祝福」。

 

早年其實澳洲的英派官員和重刑犯之間的關係,也很類似殖民者與被殖民者,但因為當地實在沒有幾個原住民可以壓榨,重刑犯也做不了那麼多事,榨取式的經濟制度作了一陣子,卻榨不出東西,只好開放重刑犯創業、做生意,甚至讓罪犯雇用其他罪犯,給予財產權、公民權,建立起初步的廣納式政治與經濟體系,一起走向富饒之路。

 

 

回看台灣

 

以本書的模型來看台灣,會發現 2014-2016 的台灣,是往好的方向走。

 

這次的政黨輪替,民進黨選擇廣納許多盟友,包括台北市長選戰中,與柯文哲協調,以及立法委員選舉中,與時代力量的合作。

 

政治上,往「廣納式」的走,人民意見更廣泛的被反應,也從根本避免了民進黨完全繼承國民黨「魔戒」時的歷史輪迴。多些朋友看著自己,總是好的。

 

經濟上,就看後續修法,以及產業消長的趨勢,我們一起監督、一起關注。

 

 

本書對我個人的啟發

 

我們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治國。但本書提出的廣納與榨取概念,適合拿來分析任何產業與團體。

 

您可以思考看看,所處的行業中,是否鼓勵創新?成功的創新,是否能取得金錢的回報?制度是否保障你的所得,或有相關法令隨時可以掠奪你、翻臉不認?又,你的行業內,取得經濟成功者,是否也能取得政治話語權?或者,制訂規則的人千年不變?

 

我們不能治國,但在選擇自己奮鬥的戰場時,懂得分析,就能知道該往哪裡奮鬥。

 

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很鼓勵醫師同道,往國際學會努力的原因:在國際期刊,你的文章夠好就能被刊登,你的成績夠好就能當 reviewer 或 section editor;在國際學會,你的簡報與研究夠好,就會被看見,你有能力做好別人做不好的事,就會被委以更大的責任,並有更大的話語權。

 

我常說,「優秀的戰士,不只要有強大的戰鬥能力,也要懂得如何替自己選擇正確的戰場。」廣納與榨取的概念,提供我們非常好的分析模型,在一場大戰役中,看見別人不認同,但卻正確的戰場。

 

 

 

 

本篇發表於 短篇評論 並標籤為 , , , , ,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