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勢姿勢 (power poses) 會讓人更有信心,真的嗎?

 

作者:蔡依橙

 

 

amycuddy

 

 

10/3 更新

 

這件事情看起來,與 Dana Carney 與 Amy Cuddy 之間的觀念和鬥爭有關係,似乎當初主要作者 Dana Carney 在資料處理上用了類似 p-hacking 的技巧,但之後 Amy Cuddy 卻出名了。

 

因為 Dana Carney 自揭瘡疤,認為自己過去的研究不夠好,不過卻強調,2010 年的時候,學界對 p-hacking 並不是那麼厭惡的。但他這麼做,傷害更大的是在 TED 出名的 Amy Cuddy。簡直是「我可以讓 Dana 你完成願望,但 Amy Cuddy 會獲得兩倍喔。」「那我要把自己打個半死」的學術版 XD

 

為了因應 Dana 這招,Amy Cuddy 找了獨立的統計學家重新算過當初文章的原始資料,認為結果很 borderline,所有作者都認同這次獨立統計查核,但 Dana 認為,這個過去他想揮別了,Amy 傾向認為是 under-powered,也就是增加 sample 應該可以解決。(主要作者自爆,共同作者找人 check data,你不覺得這中間有火藥味嗎?)

 

繼 Dana 自爆後,Amy Cuddy 後來也發表正式聲明,但你會發現,他的觀點與 Dana Carney 有很大的歧異,甚至之後 Ranehill, et al. 的同一篇論文,到底能不能重現,看法也不同。Dana 認為重現失敗,Amy 則認為受試者自我感覺的確良好:’which strangely has been described as the “non-replication” of power posing’。

 

不過有趣的是,如果你把 Ranehill 這篇調出來看標題,會發現其實人家立場蠻清楚的 XD

 

 

20161003154213

 

 

這件事情的火藥看來還沒炸完,應該還有戲,就看之後學界有沒有其他人要進來添柴火了 XD

 

對這議題有興趣的伙伴,可以看這篇:Here Is Amy Cuddy’s Response to Critiques of Her Power-Posing Research

 

 


(以下是 9/27 的部落格原文)

 

竟然是錯的!

 

知名 TED 講者 Amy Cuddy 提到的「權勢姿勢 (power poses)」,最近被發現研究有問題,主要的原因是,過去使用的假說,隨著科學進展,發現是錯的,不過這並非學術醜聞,只是科學進步的必經過程。

 

 

為什麼?

 

關鍵在於 facial feedback hypothesis。以前認為,你不開心,強迫你笑,肌肉的牽動會回饋你的內心,久了你就會笑。所以 Amy Cuddy 的團隊認為,你沒信心,那就做些「權勢姿勢」,假裝自己是大老闆,然後你就會比較有信心。

 

不幸的,facial feedback hypothesis 我們現在知道不是真的,而當初 Amy Cuddy 團隊的 power poses 研究,資料雖然是真,但後人無法重現其研究結果

 

你說,沒辦法重現,是否就是假的。還真不一定。以 p < 0.05 的主流研究法來說,其實「大致上」意味著,每 20 次就可能會出現 1 次錯誤,但有經驗的人就知道,其實 5% 的機率蠻高的,如果你吃飯,每嚼 20 下會有 1 次咬到舌頭,那的確頂困擾。

 

另一個問題是,在 facial feedback hypothesis 被認為是真的年代,設計的實驗,都內建了這樣的認知,你看什麼事情、設計什麼實驗,都會內建這樣的偏誤,只有當時間久了,我們有新觀念,回頭看的時候,才會知道。

 

 

學界/作者/我們,如何面對?

 

不過,科學就是這樣前進的,一年一年,我們知道過去的錯誤在哪,然後時代前進,我們自己,可以選擇坦然面對過去,以及自己的成長,或永遠堅持自己是對的,永不認錯,然後在一次又一次全新的公關危機中,讓自己的形象持續破底(你知道的,最近的輔大心理系事件……)

 

所以,power poses 的主要作者 Dana Carney,很坦然的寫了一篇聲明,把以上的事情作了說明與澄清,也明白的說,她現在並不相信 power pose effect 是真,也不在媒體公開談論,上課也不說,更鼓勵大家不用花時間作這方面的研究了。

 

目前不管是作者、雜誌社、學術界目前的意見,都傾向於這篇文章不需要被撤回 (retract),因為他就是科學進展的一部分,也沒造假。

 

這件事情,目前有以下幾個重點:

 

  1. 如果你是內向沒信心者,power poses 對你有用,那恭喜你,就繼續用吧。雖然這效用可能是 TED 與 Amy Cuddy 對你造成的安慰劑效應。但對個案來說,有效就是有效,即使只是增強你的信心一點點,都是有益的!

 

  1. 這個故事還在進行,就像科學還在進行,目前的現況,不見得是定論,隨著更多事實與更多研究出現,我們可能會知道更多東西。

 

  1. TED 的公眾效應很恐怖,目前 Amy Cuddy 的演講已經 3600 多萬人看過,但後續的科學觀念改變,明顯的沒有這樣的穿透力。所以,閱讀與吸收新知,其行為模型不該是讀過就算,而應是永遠持續的進程。

 

  1. 作為演講者,如果您曾經使用過 power poses 的梗,建議日後不要再用,否則台下如果有知道這事的人,會對您的可信度打很大的折扣。

 

對這類新知與討論有興趣嗎?歡迎加入「新思惟之友」。

 

 

本篇發表於 短篇評論 並標籤為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