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海上高速公路的「休息站」

 

作者:蔡依橙

 

 

 

 

在 Wu TaYu 那裡,講到「台灣之光」、「從國外紅回台灣」,這些台灣常見的語彙,缺乏主體性,並有後殖民意涵。於是聊到,台灣到底要怎麼建立主體性?

 

大航海時代到現在,台灣比較像是海上高速公路的一個「休息站」,很方便很多元,荷蘭人蓋了堡,清朝拿到了但也不太想要,日本人拿到正式文件,國民黨軍事高壓控制。

 

現在的自由台灣處在民族主義過時的年代,比較符合潮流的應該是住民自決,然後我們要決定,這個「休息站」的歷史,我們想要怎麼寫。

 

跟新加坡有點像,除了重新定義「國家」,就是找大英國協背書。如果住民有決心,且美國願意承認台灣是個國家,休息站就真的有自己的主體性了。

 

這時候,我們將不再說「台灣之光」,而會變成「台灣本來就是光」!

 

 

加入討論

 

 

本篇發表於 生活雜文, 短篇評論 並標籤為 ,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