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之行

 

作者:蔡依橙

專欄:非凡新聞e周刊 五六年級菁英怎麼說

完稿日:2008/4/27

全文:

 

這次應亞洲心臟血管影像醫學會的邀請,到新加坡作兩場特別演講,也因此有機會能以右派中產階級的身份觀察一下新加坡。

 

從上飛機開始的體驗就一整個新加坡。一九七二年離開馬來亞航空的新加坡航空公司,以十架飛機開始,在三十年間積極經營,如今已是世界最好的航空公司之一,不管是全機隊納入個人視訊系統、甜點提供喜見達冰淇淋、購買世界第一架A380等等,在重點行銷與迎合顧客的雙重策略下,一個超級小國家的國籍航空,卻能廣泛的與世界作朋友、賺全世界的錢。

 

新加坡國內觀光景點的設置也相當有規劃,隔幾年便推出一個新重點來吸引觀光客,像是魚尾獅公園、夜間動物園、摩天輪……等,這些景點的文化深度當然並不深邃,但都具備了良好觀光的所有要素:具有新聞特色、周邊商品齊全、交通相當方便,不管是闔家前往、閒聊炫耀或禮物人情,都提供了完整的解決方案。

 

在簡短的新加坡市區參觀後,我很快地發現新加坡是一個很聰明的都市,讓你愉悅地把口袋的錢掏出來給他們。

 

接著參觀了牛車水原貌館,這是個歷史深度很夠,但卻非一般觀光客有興趣的地方。裡頭陳列了許多早年移民的文物、訪談以及居住環境原貌重現,一本充滿破損、折痕與水漬的老舊中華民國護照標誌了那個困苦的年代。窄小的居住環境,五六個移民苦力同居一室,睡眠時甚至無法平躺,吃到東西活下去是唯一的目標。新加坡是從那樣的困境開始,從萊佛士的自由港口概念接續近代一黨執政的效率開始發展。今天,新加坡在世界上佔有一席之地。即使貧富依然相當懸殊、民主依然僅是形式,但至少他讓大多數新加坡地區現代化了,也讓大多數新加坡人好好的活下去。

 

我問了幾位計程車司機:「我們來自剛換了一個總統跟執政黨的台灣,你有看到新聞嗎?」並希望理解新加坡庶民對民主、自由與政黨輪替的想法。其中一位計程車司機回答:「民主有需要嗎?吵吵鬧鬧的,外國人都不敢來,沒事來個示威,觀光客全走光,人民要的是什麼?安居樂業有錢賺。我們也知道總理家族光明正大開公司,有瓜田李下之嫌,但至少他們不是直接把我們交給政府的錢放進口袋,是在市場上做生意啊!相對來說,你們台灣的總統那個不貪污?你說是嗎?」這也許只是一個計程車司機的個人想法,但我當下依然啞口無言。

 

年輕時,總覺得「亞洲價值」是李光耀為了鞏固自己的政治地位與正當性所創出的名詞,亞洲人憑什麼不能有完整的人權、全然的自由以及直選領導人的權力?年紀漸增,我開始思考,也許「民主」、「自由」這些名詞正如同「亞洲價值」一樣,必須接受嚴格的檢驗,沒有無限上綱的特權。我才發現,民主需要代價、均富需要代價、自由也需要代價,在新加坡這樣一個沒有天然資源、沒有觀光資源、沒有深厚文明的地方,站在一片泥濘中,人們會先考慮生存?還是先考慮民主、自由與均富?衣食足而後知榮辱,我們今天若是在五星級飯店吃飽喝足後批評新加坡不夠自由民主,其實時空是有些錯置的。只有在土地上體驗過歷史的人,才有權力決定自己的未來。

 

亞洲四小龍:台、韓、新、港,各自有不同的命運、時空背景以及發展路線,其民主、自由、均富、文化、廉潔與國際化的程度各有不同。怎樣是對?誰是最好?對每個人來說,都有不同的答案。以謀求整體人民最大利益的國家角度來看,狀況更是複雜。這個問題,如同人生中多數的問題一樣,是沒有「標準答案」的。我們只能一邊思考、一邊向前,在人類歷史上刻畫屬於我們這個世代的痕跡。


本篇發表於 非凡專欄 並標籤為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