巔峰之後

 

作者:蔡依橙

專欄:非凡新聞周刊 五六年級菁英怎麼說

完稿日:2008/5/24

全文:

 

由於車上放的永遠是孫燕姿的歌,有朋友問我,孫燕姿憑什麼成為歌壇天后?我說:因為她不是只有唱歌而已,還用她這個的生活態度與聲音,共振了整個年輕世代,那個在戰後嬰兒潮佔據社會所有主要資源後,找不到出口的世代。她的聲音灑脫、具有爆發力,但尾音往往空虛,透露出沒有方向的無奈;個性看似瀟灑,卻只是隱藏自己的在意;渾身充滿能量,卻不知道出口在哪裡。我每張專輯都買,因為我想聽聽孫燕姿對於我這個世代的人生,提出什麼新的解答。

 

孫燕姿在大紅大紫的二00三年巔峰,忽然宣布休息一年,讓自己去尋找人生,也做為給歌迷的新解答。當時支持他的年輕世代,踏入社會後飽嚐甘苦,與在經濟上站穩腳步而能自行決定休息一年的孫燕姿不同。很明顯的,休息是一個對於年輕世代過於奢侈的提議。於是,這個解答,便共振了整個世代最後一次。自此,年輕世代與孫燕姿脫勾,共振消失。重新回到歌唱舞台的孫燕姿,不再那樣震撼。而我聆聽孫燕姿專輯的心情,也從期待,變成了緬懷。

 

現在的年輕人最夯星光大道,這節目也是人生的縮影,快節奏的舞台充滿各種辯證:後天努力戰上天賜外型、抗壓成長對比意外失常、規則公開卻也明白護短。王偉忠與詹仁雄演示了一整個世代面臨的社會系統,並在這人造系統中逐漸選出我們珍視的價值:楊宗緯的努力、賴銘偉的穩定、徐佳瑩的用心。

 

後現代社會已不會有絕對的英雄,每個人都有機會站上舞台五分鐘,但五分鐘過後,是歸於平淡,或迎接另一個更華麗的五分鐘,就看你在舞台上展現的光芒了。可人兒方志友終究出局,正妹林雨宣岌岌可危,但外表普通的楊宗緯、賴銘偉與徐佳瑩卻屢戰屢勝、越爬越高。外表或許可以讓你比別人更早得到五分鐘的機會,但實力才能讓你的五分鐘繼續延長。

 

楊宗緯為了追求自己的舞台機會,選擇謊報年齡。他爭取到他的五分鐘,但更重要的,他把握了他的五分鐘。

 

徐佳瑩從台中出發,在台北的舞台用歌聲發表他對人生與既有歌曲的看法,寫詞、作曲、音準、節奏、細節處理都是她精準掌握的語言工具,最重要的,她在這個音樂語言上,灌注了情感與思想,創造一個新的層次。誠如他在自創曲《出口》所唱的「就算不知道出口是什麼模樣,我會繼續的前往,掙脫了綑綁,主宰心裡頭的天光。」道出新興世代的正向信念。而徐佳瑩所說的「出口」,便是孫燕姿休息之前,所站上的舞台巔峰。回頭思量,原來我們喜歡消費歌手所代表的正向意涵,不同的世代都在反覆尋找陪伴我們成長的歌手形象。張雨生、張惠妹、孫燕姿、徐佳瑩。

 

在書籍、電視、電影與網路上,我們有太多勵志向上的文本,但對於到達巔峰之後的心理調適,卻相對甚少,當有一天我們終於憑藉努力達到了自己的目標,站在舞台最高點的那時,不免思量:接下來的人生是什麼?「生命的意義」這個根本問題又將重新浮現。

 

小說「失樂園」體現了巔峰之後的一種背德出口可能,但結局是悲觀的。台語樂壇的傳奇歌曲「心事誰人知」與「舞女」,提供的解答則是「請你著忍耐」與「當作眠夢」。想想八年前的李登輝、現在的陳水扁、以及八年後的馬英九。或許,人生本就如此,上了舞台過了巔峰,面對下坡的日子,便只好如人飲水、冷暖自知了。




本篇發表於 非凡專欄 並標籤為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