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殺客同萌》:國際化的御宅美學

 

 tn_Fig01


作者:吸力鴨

完稿日:2011/3/26

 

 

誰適合看這部片?

 

昨天,我們夫妻倆一起去看《殺客同萌(Sucker Punch)》。在亂馬1/2侍魂下長大的我,看戲是頻頻叫好;喜歡言情小說BL漫的老婆(丸子)卻差點睡著。因此,我深刻的理解到,御宅文化已經自成一個體系,有龐雜的美學跟脈絡,而且還正演化著,它有著獨特的語言與觀眾族群。

 

那麼,究竟誰適合看《殺客同萌》呢?

 

1. 你從小在宅文化中長大,亂馬1/2小叮噹美少女夢工廠快打旋風重返德軍總部的美學邏輯,對你來說絲毫沒有不正常的地方。那你一定要看。

 

(啊?你說這些本來就很正常?跳一下就到屋頂上、隨時變出想要的道具、挨大絕會停格慢動作、八種武器在身上隨時可以瞬間切換……這些都不尋常啊。)

 

2. 你想知道御宅族的許多元素,如果大量而純粹的放在電影裡頭,並嘗試超越起源地日本的脈絡,走向美日融合,形成一個跨文化的御宅族美學,該會是什麼樣子?

 

3. 你單純就想看精彩的萌妹高解析科幻戰鬥。←記得看數位的

 

 

以下有雷的分隔線  以下有雷的分隔線  以下有雷的分隔線



虛擬與真實的關係

 

《殺客同萌》英文原片名叫做「Sucker Punch」,中文翻譯是「偷打」,例如摔角比賽開始前,趁打招呼時,就朝人家臉上打一重拳,便是Sucker Punch,作為片名,是取其「在毫無準備的狀態下被重擊」的意思。

 

片中,最萌的Baby Doll(小娃仔),以為柔弱,但卻最能思考、策劃,並有強大戰鬥力;而Sweet Pea(甜豆)從頭到尾一點都不Sweat;Blondie(金髮仔)也不是金髮。這些奇怪的名字,就像我們在PTTMSN的ID,這ID有時候反應真實,但大多數時候卻與真實悖反。

 

片中,「真實層」是Baby Doll被繼父送到精神病院的故事,具有灰暗的顏色、痛苦的現實。不過,顏色最鮮豔,壓力/希望、真實/虛擬混雜的,是夜總會妓院層。而最精彩且比例最重的,則是「虛擬」的戰鬥世界。

 

這種層層遞進的生命經驗,其實就是御宅族的世界。在現實中,上班領著微薄的薪水,社會階層上升的機會渺茫,也找不到突破困境的可能。到了網路上,進到「人人都是一個ID」的公平世界,充滿各種機會與危險。在線上遊戲的世界裡,與公會成員一起戰鬥,卻是最血脈賁張、感受自己真實存在的時候。事實是,虛擬的成分越高,感受卻越真實。

 

這不是每個人都能接受的世界構成,丸子就抱怨:「為什麼都不給我們看Baby Doll跳舞?這樣搖兩下,就切到戰鬥畫面去了,會不會太偷懶?」原來,宅如我們,早就習慣在遊戲中,一遇到敵人,就展開戰鬥畫面,對時間與空間作跳躍的切割。對我們,這像喝水一樣自然;非此道中人,自然感到莫名其妙。

 

 

動漫世界的語言

影、《殺客同萌》預告片。

 

這部電影從頭到尾使用了大量的御宅美學語言,舉個例來說,在這個預告片1分12秒時,萌妹降落在地面上。這種御宅族能接受的降落方式,其實是違反物理原則的,他們沒用降落傘還能存活、力道由地板震裂吸收而不是全身骨折、還擺出定格的不自然姿勢,這些元素的堆砌,在御宅美學的指涉是:他們 除此以外,沒有別的意思了,的確是很奇怪的美學。


tn_Fig02

圖、御宅族能接受的降落美學。Baby Doll又萌又到位。可能是角度關係,Rocket的姿勢有點像跌倒。

 

tn_Fig03

圖、超級戰隊,圖片取自這裡。宅美學:不自然的定格姿勢 = 很帥很強大

 

 

東方長髮萌妹,一進機器人就能開始戰鬥,直覺的操控介面、不用練習同步值就爆高,這也是有前例的,一整個美學傳承:


tn_Fig04

圖、新世紀福音戰士明日香駕駛二號機。


tn_Fig05

圖、《殺客同萌》,Amber駕駛人形機器人。

東西方短髮萌妹的重點都一樣:尖臉、大眼、染髮、自信、酷。「萌」的語言,超越國界與文化藩籬!


tn_Fig06

圖、《殺客同萌》,Rocket為歐美系短髮萌妹。


tn_Fig07

圖、《名偵探柯南》,灰原哀為日本系短髮萌妹。


快打旋風一路傳承的2D格鬥世界中,女性角色以輕盈的高跳躍配合準確打擊,永遠是戰勝高大反派魔王的訣竅。



tn_Fig08

圖、《殺客同萌》,2D格鬥捲軸畫面,趁敵人打地上的時候,跳上去殺了他。




tn_Fig09

圖、沙卡特 vs. 春麗,春麗要利用沙卡特發下氣功時,跳過他,從上面攻擊。

 

 

宅格鬥世界中,蹲低代表女性的爆發力,不管那個姿勢蹲起來有多不平衡、多不自然,這就是爆發力的意思,無庸置疑。



tn_Fig10

圖、《殺客同萌》,Baby Doll。



tn_Fig11

圖、《Street Fighter IV》,Cammy

 

 

說到凡人的交通工具「軌道列車系統」,開向城市的列車永遠要高架、這樣才浪漫,回到城市的列車永遠最危險、是正邪大戰的必爭之地。



tn_Fig12

圖、《殺客同萌》,開向城市的高架列車。


tn_Fig13

圖、《蝙蝠俠:開戰時刻》,開向高譚市的高架列車


tn_Fig14

圖、鐵路「一高架了就會很浪漫」的始祖。

 

 

二次世界大戰也是動漫常見題材,不管戰場有沒有毒氣,德軍總是要戴防毒面罩,這樣才能讓他們更醜陋,忘記他們也是人,讓主角能不帶罪惡感的砍下去。



tn_Fig15

圖、《殺客同萌》,德軍樣貌。


tn_Fig16

圖、《重返德軍總部》遊戲畫面,德軍樣貌。

 

 

 

東西方文化的交會

 

西方人同樣的年紀看起來都會比較老些,所以洋人演「萌」,是很危險的一件事情,一不小心就會流露大嬸味。不過這片很有意思,海報看起來略帶嬸味,但電影的整體呈現卻不會,現在的化妝跟影像後製真是高明啊

 

個人覺得最具挑戰性的場景,是Baby Doll跳舞前的大特寫,一整個銀幕剩下臉,是「萌」是大嬸,一拍兩瞪眼,但事實上電影作的蠻好,裝無辜的表情很到位。



tn_Fig17

圖、Emily Browning大嬸照


tn_Fig18

圖、影片截圖,仍隱約透出大嬸味,可說是萌嬸參半。


影、拍成電影,很神奇的,嬸味不見了,只剩萌味。跳舞前的萌表情,請見39秒。

 

 

Baby Doll與Rocket,都是西方演員被以日本為主的萌美學去設定,作萌文化的融合。Amber則不一樣,演員Jamie Chung其實是西方人眼中的亞洲美女,不是亞洲人眼中的亞洲美女,這是觀看者與被觀看者的辯證。白靈也是這個路數,販賣的是好萊塢對「亞洲」的想像。



tn_Fig19

圖、豆花妹,亞洲人眼中的亞洲美女,瞳鈴眼(玫瑰瞳鈴眼?)、額蛋臉、清新路線。

 

tn_Fig20

圖、殺客同萌Jamie Chung,西方人眼中的亞洲「美女」,丹鳳眼、稜角臉、冶艷路線。(不解啊不解!)

 

 

御宅族的人生觀

 

有朋友問,那個在戰場跟片尾公車出現的小男孩,是什麼意義?

 

這個小正太其實是御宅族觀眾的投射,指涉的是一個在群體中平淡無奇的肉身,等著御姐來臨幸 的關注,卻沒有勇氣推倒御姐 與御姐對話,這個橋段也帶出御宅族的草食性格。

 

回顧全片,會發現萌妹們沒有殺人:殺掉的大量敵軍,不是水蒸氣推動的就是機器人,Blue那麼罪大惡極也只是被砍一刀,連繼父這個萬惡淵藪,有幾次機會一槍斃了他,也都沒殺。

 

這種良善的草食性格,也在團隊合作中出現,成功不必在我,只要成功有我,犧牲自己,讓Sweat Pea順利的逃脫,有別於一般的英雄敘事。誠如線上遊戲的世界中,互助合作與最後的團隊勝利,永遠比真實世界的搶功、內鬥來得重要。

 

這是種人生觀:「現實中那些狗屁倒灶的東西點到為止,這噁爛的東西我們知道,但是不想碰。我們有自己的公平世界,在裡面照規矩競爭。世界和平。」

 

 

御宅美學國際化

 

隨著英國的殖民地漸廣,英文成為世界強勢語言,卻同時也分支出American English,在亞洲崛起的年代,由於語言邏輯的根本不同,逐漸演化出SinglishChinglish乃至全世界通用的Globish

 

強大且具滲透力的御宅族文化,走出日本、邁向亞洲後,也漸漸影響歐美以及全世界各地。《殺客同萌》的出現,證明了御宅族的動漫文化有著超越地區、語言的特質,能與世界各地的當代藝術作融合與對話。

 

這樣的交會當然不只在娛樂世界,在買不起的 精品領域,最有名的便是村上隆LV的合作案。在「藝術戰鬥論」一書中,村上隆對御宅文化與當代藝術的交會有很好的論述:御宅族的他,如何以思考與實踐,打入歐美的當代藝術世界。閱讀這本書,或許能對《殺客同萌》所代表的文化脈絡,有更清楚的認識。

 




影、村上隆與LV合作案

 

 

結論

 



tn_Fig21
tn_Fig22

 

 

御宅文化中,「Reality is a prison.」「Your mind can set you free.」都是常見的主題,《新世紀福音戰士》以及《駭客任務》,分別用日本與歐美的美學風格來闡釋,《殺客同萌》則嘗試尋找一個「國際化御宅美學」的可能,也完成了很好的實踐。誠心推薦給各位御宅族朋友。

 

 

本篇發表於 短篇評論 並標籤為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