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與台灣直接相關的國際情勢入門書

 

讀者:蔡依橙

 

 

cover

 

 

先說結論

 

如果你想認識「南海」,這個被認為是中美兩大強權最有可能開戰的地方,這本書非常適合作為認知開端,特色有:規格宏大、敘事清晰、翻譯專業、製作用心。

 

 

南海爭議

 

南海爭議,是這幾年才開始白熱化。二戰之後,亞洲一片糜爛,各國無暇他顧,隨著政治經濟與軍事開始穩定,為了航運、漁業以及(潛在的)石油資源,才各顯神通,有的喊、有的叫、有的派軍隊、有的派人民、有的填海造陸。

 

以實際利益來說,作者作了一個很好的比喻,南海,不管在「擁擠度」或「重要性」上,都很類似地中海,周邊一大堆國家,有強有弱,大家都想走共同的航道。

 

但上天是不公平的,有些國家天生就佔據住咽喉的關鍵位置,如地中海的西班牙、摩洛哥、埃及、土耳其,以及南海的馬來西亞、印尼、新加坡;有些國家高度依賴這個航道,但卻離得很遠,法理上實在沒理由擁有直接控制的權力,如地中海「外野區」的烏克蘭、俄羅斯,以及大量依賴南海運貨物與石油的中國、韓國與日本。

 

這,就是所有爭端的根源。

 

 

map

 

 

因為大家都要爭南海的實際控制權,沒有人希望自己的貿易被掐住咽喉,全球化時代,任何現代化國家,只要斷航一週,都可能有毀滅性後果。於是,雖然中國的 GDP/capita 比馬來西亞還低,但卻年年以各種合作名義,向馬來西亞提供金援,以保障麻六甲海峽暢通。

 

在廣大的南海地區,中國沒有錢也不想去拉攏所有周邊國家,所以就生出了「南海為中國固有疆界」的說法,跟川普一樣,用嘴砲,空手套白狼。本書就實際以考古跟遺跡說明,南海地區的「固有居民」,不是漢民族,而是南島民族,而且這個南島商業圈,甚至廣及斯里蘭卡與復活節島,更有大量證據顯示,台灣正是其重要樞紐與核心。

 

這群南島民族,沒留下太多記錄,隨著陸地主權的興起,他們逐漸被邊緣化、滅絕、遺忘、消失,只有在外交需要的時候,會忽然被想起來,借他們的名字一用,做國際折衝。

 

所有號稱「南海為我國固有疆域」的陳述,都是不堪一擊的,也都是二戰後才被刻意構建的。

 

台灣現有的「中華民國政府」,更是這些爭議的關鍵核心:「U 型線」,那個伸進南海的大舌頭,把東南亞幾乎所有國家得罪光的自嗨疆界,就是當年由「中華民國政府」莫名其妙畫出,然後被「中共」繼承下來的。南海爭議白熱化的時候,大家都在看台灣對 U 型線有什麼表示,但因為政治軍事經濟弱了些,我們也不想得罪誰,所以就繼續實質控制太平島,不吱聲 XD

 

本書從文化、歷史、民族、外交、軍事各種角度,全面性的分析南海與周邊各國,其中的爾虞我詐、實力消長,在作者筆下,非常精彩。

 

 

翻譯與出版

 

譯者為國際關係領域的多產翻譯者林添貴先生,最近剛讀過的《基地帝國》,也是他翻譯的。文筆相當流暢,專有名詞的保留與註解,精準且精彩!更由於長年翻譯相關書籍,對知識的掌握度很有把握,甚至還可以註解打臉作者! 像是第 27 頁,針對 Bill Hayton 的序,所做的譯注:

 

把 1974 年李怡的《七十年代》與查良鏞的《明報月刊》稱為中國共產黨刊物,恐怕不恰當。

 

這樣的註解,保留作者原文,站好打臉, 又提供新的角度,提醒讀者們自己上網查,並形成觀點。讓閱讀不再是作者對讀者的單向灌輸,而形成很微妙且隨時變動的三角關係,非常有趣。

 

 

好麥田!

 

如果以同樣林添貴先生翻譯的 400 頁大書來比較,八旗做《基地帝國》,與麥田作《南海》相比,這兩本書的手感都是上上之選,但風格略有不同。

 

麥田的《南海》,以實用為主,設計過的封面、好讀好翻的構成,更多程度保留了可攜帶性,是愛書人隨身的好伙伴。八旗《基地帝國》,則更像一個可親近的優秀「作品」,雙層式的封面,講述更多的故事,更大的尺寸,呼應基地帝國主題,竟仍能保持一定程度的輕盈,書本散發獨一無二的氣質,令人愛不釋手。

 

如果有什麼理由,讓人捨不得全面轉向電子書,那就是優質出版社在紙本書製作上的用心了!

 

 

相關連結

 

 

 

蔡依橙的閱讀筆記

 

 

本篇發表於 短篇評論 並標籤為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