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者與眾神》:成吉思汗帝國的宗教自由,是怎麼來的?

 

讀者:蔡依橙

 

 

 

 

成吉思汗專家的第三本書

 

這是對成吉思汗超有愛的 Jack Weatherford(傑克‧魏澤福)的第三本書,2016 年出版,2018 時報就出了繁體中文版本。

 

之前第一本《成吉思汗:近代世界的創造者》是講悲慘成長與成功過程,第二本《成吉思汗的女兒們》則強調成吉思汗的女眷們(老婆、媳婦、女兒等所有女性親戚),被歷史抹去的那些傑出事蹟。第三本《征服者與眾神》,則是強調宗教與信仰面向,包括成吉思汗個人與其治國考量。

 

 

《征服者與眾神》,一樣在 Goodreads 拿到超高的 4.03

 

 

嘗試新的寫法

 

這本書讀起來,跟前兩本不一樣。

 

先講書本的構成。

 

因為最終要處理的主題,是成吉思汗為什麼會給這麼龐大的帝國「宗教自由」,除了不立國教之外,還禮遇各宗教神職人員,不對任何宗教做迫害。這和當時的西方宗教之間(甚至宗教內部)的征伐屠殺,明顯不同。為了說明其思想,重新講過成吉思汗的一生,是必要的。

 

前半本書,幾乎都在複習他的成長過程,後半部,才開始提及成吉思汗對各宗教的看法、互動與政治態度。

 

就是這前半本書,筆法跟《成吉思汗:近代世界的創造者》與《成吉思汗的女兒們》有顯著不同。

 

由於蒙古是個不做文字記錄的帝國,軍令甚至是用「口耳相傳」來傳遞,為了避免傳錯,還有特殊的方式將軍令編成歌,方便記憶。因此,留下的文獻極少,都得靠周邊鄰國史官、剛好互動到又有寫書的外國人,以及《蒙古密史》這個被重新破譯,但依然難懂,且曾經被歷代政權因不明原因大段刪除的古卷,才能拼湊。

 

當事實有限的時候,魏澤福根據自己實際多次走訪蒙古帝國舊地的考查,「腦補」出他認為最可能的狀況。甚至成吉思汗的心境、被刪除文字的內容、文獻為什麼相抵觸,作者都大方地跟你分享他的想法。

 

這種主觀的寫法,好處當然是:「天啊,我們連成吉思汗的內心戲都能看到」;但問題也很明顯,就是史學界常見的批評:「同學,你在現有的文獻上未免也引伸太多了,幾乎到了重新創作的程度。會不會太誇張。」

 

前兩本書,大概在書市與現今的蒙古國都獲得了成功(三部曲的第一本,曾獲蒙古國頒發最高榮耀北極星勳章),魏澤福決定這次要寫一本讓專家看得起的版本。(對,這句也是我學魏澤福腦補的 XD) 於是本書在文獻佚失無法解釋處,行文頗為保留,內心戲少提,多講確定的文獻與史實。

 

不過,成吉思汗當年留下來的資料真的太少了,只講確實有的東西,真的很無聊,尤其如果你已經看過前兩本的話,本書前半在推進過程,的確需要一點信念!(魏大師,你不是都會推論跟腦補得很有趣,怎麼這次都規規矩矩了?說話啊!即使這邊空白一大塊,你也不要停在這邊啊,這樣懸而未決,讀者很痛苦的 XD)

 

後半部的故事,因為成吉思汗也出名了,光是跟各大宗教代表人物的對話,以及各教派所傳下來的記錄,就非常引人入勝,閱讀上很輕鬆愉快!

 

 

成吉思汗會怎麼說?

 

假如,成吉思汗有機會看到這「三部曲」,他會批評魏澤福在那些文獻佚失的大塊空白「腦補過多」嗎?

 

我認為不會。而且可能會請魏澤福到他的蒙古包,招待他吃肉喝酒,如果發現魏澤福講究健康,會立刻換上新鮮水果。然後拍拍他的肩膀說:

 

「年輕人,幹得好!故事說得很好,跟我當年一樣,戰爭前一定有宣傳戰,宣傳戰的內容不用全部是真,但一定要讓人信以為真,重點是目的與效果。尤其你做得不錯的是,針對不同的族群,有不同的宣傳戰內容。第一本你寫給蒙古人看,第二本寫給支持女權的人看,第三本,寫給有理想有堅持的嚴謹讀者與學者看,反正他們比較不怕無聊,但又喜歡挑三揀四。這樣很好,哈哈哈!來,喝酒!」

 

即使仍有學者持保留態度,但我想魏澤福的確是用了最成吉思汗的方式,寫了成吉思汗。這個「最成吉思汗的方式」,包括實地走訪、大開大闔、重視效果、不拘小節、謗譽由人。

 

 

成吉思汗的宗教觀

 

成吉思汗開始打天下後,攻破每個城市時,他最看重的敵方技術人員的留任,包括能製造各種戰爭工具的中國人,以及數學特別好的貿易穆斯林。這些都是能協助他打好下一場仗,並補足各種物資的能人。

 

也由於成吉思汗通常都是用宣傳戰、速度、爆發力、移動力等技術贏得戰爭,征服之後,蒙古人在當地都是少數,殺光了可能反叛的貴族,社會的穩定,就必須靠宗教來維持。所以,很有趣地,只要不參與軍事、不參與政治的神職人員,不管任何宗教,都能獲得相當禮遇。(或許我們也可以想想,哪些宗教派系在中華民國時代受禮遇,而能蓬勃發展?XD)

 

這並非因為他是個「宗教控」,事實上,他自己的信仰一直很清楚,就是蒙古的「長生天」,概念上比較類似狩獵部落常見的多神信仰,相信萬物皆有靈,且神就是神,絕不是人,也沒有固定的形體。

 

 

成吉思汗 vs 丘處機

 

各類宗教代表,包括基督教、伊斯蘭、佛教、道教,都曾經對他「傳教」過,他也願意仔細聆聽,但卻從來不相信任何論述。或許他心裡想的是:「你們道理那麼多、神那麼厲害,但還不是都打輸我?」

 

大量的接見,他也沒有不耐煩,或許,一場求道若渴、禮賢下士的表演,對於之後的治理,有絕對的幫助,他也就樂得一起演演。

 

本書中,最令人拍案叫絕的部分是(第 264 頁起),成吉思汗曾以親筆信,謙虛地邀請道教領袖丘處機前來,一開始是想問問這位眾人口中的智者,他對於蒙古人管理大片以農耕漢人為主的世界,有什麼建議。

 

但丘處機跟弟子們,花了一年多才走到成吉思汗的蒙古包,當被問到治國之道時,立刻就說「軍國之事,非己所能。」然後,就開始講宗教,要 teaching 成吉思汗 XD

 

丘處機的道教,的確是一個從中原漢文化發跡的信仰體系,很缺乏跨文化的敏感度,在人家的蒙古包中,竟然建議主人要多洗澡、多洗衣服!這建議有點白目,因為蒙古文化認為,個人的體味是每個人的特色,是驕傲的來源,洗澡洗衣服這些動作,會污染神聖的母土,是不能做的。

 

即使建議白目,成吉思汗依然微笑聆聽,並進一步詢問丘處機目前幾歲,丘真人說,他自己已經忘了,但弟子則是用各種方式暗示蒙古人,「真人」已活超過 300 歲。成吉思汗看多了這種實問虛答的「高人」,也看多了這些兩面手法,沒特別說什麼,只繼續請教延年益壽的秘訣,真人於是興致勃勃地建議,應「摒棄感官享樂,用心智與精神訓練壓下肉慾」,「應該少打獵、不再性交、不再跟道士課稅。」

 

 

 

 

丘處機要到免稅福利了嗎?

 

一開始建議成吉思汗求教丘處機的,是耶律楚材,連他都受不了「真人」這一切的虛偽跟裝模作樣,而且,這樣高階的宗教領袖,竟然不是替僧道等全體宗教人士求福利,而是自私地只替自己的派系要好處。

 

即使成吉思汗也都知道,但最終還是給了道士非常優惠的免稅福利。

 

我一開始也跟站在旁邊的耶律楚材一樣,很不平,「成吉思汗你何必呢?」但看到書末,就知道大汗為什麼下這步棋了。

 

首先,道教是漢文化的本土宗教,讓這群道士走路有風,他們就會天天記得,這個特許的權力來自於成吉思汗,而不是他們家的元始天尊。讓道士與民眾知道,誰才是老大。

 

其次,免稅讓道士經營任何事業都有優勢,很快地,多角化事業無所不包,花在宗教上的心思也少了,道士們開始腐化、驕縱、淫奢,社會觀感敗壞。看似優惠,實則毒藥。而且這毒藥,還能在你產生依賴後,瞬間收回來,讓道教系統垮台。

 

果然,成吉思汗過世之後,蒙古再次舉辦宗教辯論會,道教承受了嚴重的羞辱,包括阿里不哥(蒙哥汗與忽必烈的么弟)竟然活活打死號稱長生不老的丘處機接班人李志常!這太委屈、太沒面子、又不知道該跟誰說 Orz 之後,忽必烈接手主持的辯論中,道士們也徹底輸給佛教的僧侶(因裁判多為儒士,對道教也頗有意見),特權全部被收回。生意沒得做之外,書被查禁、道觀被沒收、道士遭驅逐,相當悽慘。

 

 

魏澤福的初衷

 

魏澤福一開始是希望能找到「成吉思汗啟發西方宗教自由,以及美國政教分離入憲」的證據,但不幸地,都是間接證據而已。

 

在真相已因文獻有限而無法得知的狀況下,陪著作者再讀一次成吉思汗,看看這位「看遍亞洲各大宗教」的帝國領導人的反應,也是很有趣的!

 

 

相關連結

 

 

 

專頁筆記

 

 

 

閱讀筆記 / 小孩教養

 

 

本篇發表於 閱讀筆記 並標籤為 , , , ,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