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工廠 日本》:底層工作,誰來做?

 

讀者:蔡依橙

 

 

 

 

支撐先進社會的底層人力

 

這本書是在說,日本社會的高便利性,像是 24 小時的便利商店、超商便宜的熟食烹煮與包裝、送到家的報紙、耗體力的粗工,這些簡單、重複、耗體力的勞動,過去多是中國人來做,但在日幣貶值、中國經濟逐漸進步後,到日本工作對中國人的吸引力不大,逐漸改由大量的越南人填補這個空缺。

 

日本是一個對國家民族純粹性很堅持的國家,民意不喜歡接受「移民」,甚至不喜歡「外籍勞工」這樣的名詞,感覺自己好像歧視人家,不禮貌。但社會實實在在有著大量廉價勞動力的需求,怎麼辦呢?

 

 

留學生制度

 

於是,在少子化趨勢中快經營不下去的學校,與政治工作者,就合力想出了「留學生制度」,並以 30 萬人為政策目標。

 

這制度,能讓外國年輕勞工以「學習」的名義來日本,能用課餘的時間「實習」打工,並有基本工資以上的給付。美其名是能增加其他國家人民對日語和日本的瞭解,同時也學一些先進國家的技術,日後回國更有競爭力。整個政策,有著日本善盡國際責任,帶領其他國家發達的想像。

 

但作者實際採訪後,會發現還真的只是「想像」而已。

 

 

日本底層的越南「留學生」

 

這些越南人,在家鄉多是靠整個家族集資 40 萬台幣(學費、仲介、代辦等費用)讓他們到日本發展,幻想學成之後,開始領高薪,很快就會回本,甚至致富。

 

這筆錢,相當於部分家庭 7 年的總收入!真到日本後,才發現不如仲介所說的那麼好賺,若遵照一週打工不得超過 28 小時的規定,根本養不活自己,畢竟他們還需要付學費,以及住宿費。多數越南人都自願違法,兼兩份工作,周工時約 50 左右。

 

大半夜的重複工作(如:包裝、組裝等),或耗體力的勞動(如:工地、搬運等),都使得這些「留學生」們上課幾乎都在睡覺,或者乾脆就繳了學費也不去上,畢竟,睡飽工作才比較安全。但因為日語一直學不好,也不可能找到更理想的工作,就一直卡在這裡。

 

所以,這些懷著「到先進國家來打拼」夢想的越南人,就變成無法脫身的低階勞工,賺來的錢付給學校與宿舍,剩下勉強可以生活的收入,家人借的錢也還不了,沒臉回越南。最後就是成為逃逸外勞,四處打黑工直到被抓,或乾脆加入以越南人為主的幫派組織,以犯罪為生,危及日本社會的治安穩定。

 

 

怎麼辦呢?

 

怒吼要求日本政府提高外勞待遇,並給予公民權,漂亮話說起來當然是鏗鏘有力;但另一個角度看,日本是靠著前人的鮮血與雙手建立起來的,這公民權不該免費,如果日本人民不想跟其他國家分享,也沒有錯。畢竟就算不提高待遇,只要給的比其他國家好,開發中國家仍會輸送源源不絕的人力前來。

 

偏左與偏右的論述各有其道理,台灣也有類似的討論。

 

 

太多複雜的議題,無法簡單解決。

 

確定的是,如果我們不想到其他先進國家當次等人的話,就要用好幾代的努力,持續把台灣經營好,這樣至少我們的困擾會是像日本一樣,去煩惱社會底層並嘗試找到解決之道,而不是像越南、菲律賓一樣,為了青壯年工作主力大量外移並受委屈而難過。

 

 

相關連結

 

 

 

閱讀筆記 / 小孩教養

 

 

本篇發表於 閱讀筆記 並標籤為 , , , , ,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