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 紀念公園 vs 228 紀念公園

 

 

 

 

這個 911 紀念公園做得很不錯,用世貿南北塔的原址做成水池,兩階段的大規模落水,呼應飛機撞擊與倒塌兩階段,水平抓得很好,水流均勻、壯觀,引人深思。

 

水流進了中央的深淵,但真相,則由活下來的美國人記憶著,並用博物館呈現、展示,告訴未來世世代代的美國人。

 

水池四周刻上所有受害者的名字,公務人員特別寫上因公殉職時的機構,並在每個人生日的那一天,在名字上,插上一朵玫瑰花。

 

照片中這位,插的特別是美國國旗,我猜想或許是他的親友來放的,又或者這位的確有特殊地位,所以有所不同。(後記:謝謝曾崇城校友補充,這位事發當天救了 18 個人!)

 

這個每天放玫瑰花的動作,才真正能讓這群犧牲者,超越 3000 人死亡的這個令人無感的數字,重新思考到:他們曾經在這天出生,本來今天應該在唱生日快樂歌,但一切都終止在 911 這天了。

 

總共約 3000 位受害者,平均每天約有 9 朵玫瑰花會出現,我去的今天,數量也的確差不多如此。

 

跟台北的 228 紀念碑蠻像的,一樣的水流,一樣刻名字,一樣的深淵,但有幾點不同。

 

  1. 美國能將受害者的名字光明正大刻出來,我們則刻在琮的內側,呼應加害者執政甚久、受難後還必須低調,以及台灣人在政治上被壓抑不敢具名發聲的狀況。

 

  1. 美國能將加害者的名字光明正大的放在博物館裡,賓拉登與 19 位劫機犯,如何犯案、相關的通關監視影片、訊息傳遞、調查過程,都清清楚楚。但 228 博物館裡頭,連提到中國國民黨、蔣介石,都要小心翼翼。

 

  1. 美國 911 之後,民主黨與共和黨政治人物通力合作,努力穩定人心並重新建設。但台灣獨特的政治狀況,228 之後的白色恐怖,讓台灣人出現了不敢談政治的文化風氣,至今施暴者後裔仍有強大的政治影響力,竭力阻止台灣進行轉型正義,「都那麼久的事情了,談那幹什麼?」「人死了都死了,要講多久?」「那個時代不同,殺人也是應該的,台灣人不懂的。」

 

相對地,美國不會有政治團體在號召「恐怖份子的文化不同,殺人也是應該的,美國人不懂的。」

 

這就是為什麼,在 911 紀念園區,會讓人感受到美國人的力量。但在 228 紀念碑,卻令人感受到「台灣人的悲哀」。

 

 

美國觀察,持續連載中。

 

 

本篇發表於 生活雜文, 短篇評論, 閱讀筆記 並標籤為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