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血》推薦序:野心過大的詐欺犯,還是性別歧視的受害者?

 

作者:蔡依橙醫師 / 新思惟國際 創辦人)

 

 

 

 

Elizabeth Holmes 創立並經營 Theranos 的故事,是這時代很少數,在幾年內先成為典範,又瞬間輿論反轉,成為負面案例的傳奇。而這一切的反轉關鍵,就是本書作者 John Carreyrou 在 2015 年 10 月 15 日的《華爾街日報》頭版,所刊出的調查報導。

 

由於 Carreyrou 深厚的調查功力(報導此事之前,已獲得兩次普立茲獎),與報導證據力的堅持,目前的主流認知,就是一個「曾經很有才華很努力很堅持的年輕創業家,擁有超強的募資與行銷能力,但研發管理與技術實現出了問題,於是越過道德與法律邊界,開始以詐欺手段、訴訟技巧、政商公關等方式,支撐遲早會破的檢測大夢,然後,牛皮真的吹破了」的故事。

 

這個沒被完成的檢測大夢,就是「用指尖的一滴血,完成全套血液生化檢測」。而且,就作者的訪查,在科學層面,Theranos 一直沒做出令業界認可的技術突破。

 

但書中也提到,Holmes 在輿論轉向後,仍作了一次困獸之鬥。他接受《彭博商業週刊》的專訪,不直接回應技術缺陷與違法事實,而是嘗試重新定義故事:暗示自己是性別歧視的受害者,並被一個仇女的記者盯上,這一切報導,只是見不得女性創業者成功的男人,所精心設計的抹黑。

 

這正好帶出了「性別」議題。

 

本書作者,不愧是長住紐約的資深記者,在堅持「報導正確」的同時,也非常注意書寫方式的「政治正確」,避免落人話柄,削弱報導力道。書中持續專注在醫療技術、詐欺手段、患者權益等面向,盡量避免任何性別指涉,提到可能與「性別」相關的事件時(如:眾多具有強大政商影響力的男性董事會成員),也全以訪談內容、真名與實際發生的事件帶過,避免加入自己的主觀描述。

 

但做為讀者,我們擁有更自由的思考空間。Elizabeth Holmes 如果是男性,會不會在他吹噓並取得資源的同時,真能獲得更多技術的支持,取得更大的技術突破,在大宗合約兌現前,真正實現微量檢驗的願景?會不會真是因為身為女性,導致他承受比一般人更多的逆風,落得如此狼狽不堪?

 

或者,如果 Elizabeth Holmes 是男性,根本不可能獲得史丹佛教授、矽谷傳奇創投與眾多政商名流的強力背書支持,Theranos 終將只是個從未被報導的矽谷失敗創業?正是因為我們太期待一個成功的傳奇女性創業家,導致一切的評估失準,不尋常的寬容,養出了不尋常的醜聞。

 

又或者,Holmes 摔了這一跤後,學習其心靈導師賈伯斯,沈潛十年,專注研發,達成技術突破。凱旋回歸矽谷創業圈,獲得超過以往的估值,再次創造神話?

 

作為醫療從業者與創業者雙重身份,我相信本書作者的論述:他是個野心過大的詐欺犯,用不成熟且違反法規的產品,置數萬人的健康於風險之中。至於到底所承受的是性別歧視還是性別優勢,或有討論空間。

 

閱讀本書時,也建議您加入「性別」這個向度,去做批判性思考,會很有意思的!

 

 

相關連結

 

 

 

專頁筆記

 

 

 

閱讀筆記 / 小孩教養

 

 

本篇發表於 閱讀筆記 並標籤為 , , , ,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