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躁動的新疆,不安的維吾爾》:是恐怖行動,還是絕望下的悲鳴?

 

讀者:蔡依橙

 

 

 

 

很不錯的中文書名

 

本書的英文名字,實際上是 China’s forgotten people: Xinjiang,副標為 Terror and the Chinese State。如果直譯中文的話,應該是「被遺忘的中國人民:新疆 / 恐怖主義與中國的那塊邊境疆域」。

 

目前的「躁動的新疆,不安的維吾爾」,比較能簡潔有力的傳遞內容核心,也避開直接將新疆或維吾爾人,與恐怖主義的直接連結,而這正是本書要旨。

 

作者 Nick Holdstock 曾經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斷斷續續居住與遊歷 15 年,這是他總結自己的觀察、現場的訪問、中共官方新聞、有限的外國媒體報導,以及海外維吾爾團體資料,所統整出來的「他看到的新疆問題是怎麼一回事?」

 

 

事實導出的核心論述

 

簡單說,作者根據事實所歸納的核心論述是:

 

  1. 早期對新疆的開發,並不見得對維吾爾人有惡意,但中央計畫經濟,天生就有組織的殘酷性,與不瞭解現場的粗暴性,即使動機不見得是歧視,實際執行都變成歧視。當漢人與當地人的機會、資源、財富差距逐漸拉大時,族群問題就開始出現。
  2. 沒有任何的證據說明,早年維吾爾人的抗爭是有組織的、是分離主義的、是恐怖主義的。很多平和的抗爭或請願,被一次又一次的忽視、逮捕、鎮壓、秋後算帳,逐漸升級到當地維吾爾人開始認為,跟這個共產黨機器唯一的溝通辦法,就是暴力與流血。
  3. 但即使到了這樣的衝突階段,從衝突時本地人所拿的武器與組織程度,實在看不出有專業的恐怖份子在後面資助,武器也相當原始,也是因此,幾乎都被官方輕易的鎮壓下去。許多海外維吾爾團體,常宣稱某某起義是他們做的,但作者深入對照後,覺得很多都是吹牛。
  4. 之所以中國會以分離主義去定調跟新疆有關的各種騷動,是因為分離主義可以得到漢人的同仇敵愾,對內維持統治正當性。即使人家沒有要分離,只要扣上一個分離主義的帽子,就能讓國內輿論一面倒的支持。有沒有很像中國對台灣做的事情,只要他說你台獨,你就是台獨,連國民黨發言人歐陽龍、自稱江西人的歐陽娜娜,都馬上變成台獨。
  5. 之所以中國會以恐怖主義去定調跟新疆有關的各種騷動,是為了搭上美國 911 事件之後的反恐潮流,順道抹黑穆斯林,讓各大國對新疆袖手旁觀,甚至還能在巴基斯坦與阿富汗這些區域,搭美國順風車,清除可能支援新疆的各種極端穆斯林勢力。
  6. 北疆的漢化已經幾乎完成,維吾爾人幾乎失去自己的文化、組織、經濟力,甚至家園。而目前正用同樣的手法,去種族改造南疆。

 

 

獨特的書寫方式與閱讀注意事項

 

而本書最特別的地方,也是最不好讀的地方,就是他嘗試不去簡化各種細節,並用同樣的標準,檢驗加害者與受害者。

 

例如,雖然中共對新疆真的很糟,但他也不認同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往往把死傷人數擴大,並誇大中共暴虐程度的論述,更對曾被中共拘禁的前新疆女首富熱比婭嗤之以鼻,因為熱比婭常將自己的過去描述得非常具有宗教神秘感。

 

關於這點,熱比婭的策略我個人是比較可以理解的。

 

一則他個人的思考模式跟信仰可能就是如此,二來,在團結一個前現代的古老社群時,這或許是唯一的語言。

 

正如台灣規模最大的抗日行動,導致超過一千人被屠殺甚至屠村的西來庵事件(或稱噍吧哖事件、玉井事件,這個小學社會課有)的主謀余清芳,就是使用宗教元素,集結並武裝民眾。

 

現代人一般會認為,這就是妖言惑眾的神棍亂搞,但事實上,前現代對現況不滿的抗爭活動,都是以宗教語言做號召的。也就是說,對生活不滿的抗爭是核心,宗教只是借來維持組織運作的有效語言。

 

但就因為作者用同樣的標準檢驗雙方,描述中共的錯誤政策之外,也認為維吾爾人訴諸民族主義、建構東突厥斯坦論述、用個人暴力反擊國家暴力,都是錯的。我認為這可能被讀者誤讀為「各打五十大板」。雖然這種行文之間的平衡並不容易,但我認為作者還能做得更好。

 

 

「藍綠一樣爛」,這樣的假中立姿態,有什麼問題?

 

像是在台灣,總有人說「藍綠一樣爛」,但其實藍綠的爛根本不在同一個量級上,可能是一百比一,或一千比一吧。中國國民黨 70 多年來,二二八、白色恐怖,雙手沾滿了鮮血,加害者至今依然逍遙法外,靠著退休俸過著愜意的生活。即使近代,都還有陳文成、鄭南榕這些故事。請問,民主進步黨,有這樣的歷史嗎?曾經讓任一個知識份子,遊街示眾、公開槍斃,還不准家屬收屍嗎?

 

說「藍綠一樣爛」,就是幾近惡質的「各打五十大板」論述,故意把一百或一千,拉成 50,把那個一,也拉成 50。頗有為雙手沾滿了鮮血的中國國民黨,開脫的嫌疑。而且你會發現,會這麼講的人,通常都是偏藍的,目的是用偽裝的中立姿態,去扭曲事實。

 

這也很類似台灣的另一種常見論調,不去指責中共在國際上封殺台灣,不去批評中共對台灣的各種文攻武嚇、媒體滲透、政治收買,反倒嚴厲批評持續為台灣維護國防與外交的蔡英文總統是「挑釁」。

 

裝出中立姿態,其實跟「欺善怕惡」,以及「助紂為虐」,很難有清楚的區別。

 

所以,我讀這本書的時候,就如書名所說,蠻「躁動」的。一直感覺非常悲傷,也幾乎沒有任何希望的微光。

 

如果你是希望對新疆問題有個更全面的理解,本書的各種資訊整理與第一手資料,都是難得的寶藏。

 

閱讀時,搭配個含糖飲料,讓心情好些,我認為是個方便又實用的建議。

 

 

資訊壓制造成的比例失調

 

綜觀全書,作者還是主要批評檢討中共的,但因為中共有效的資訊封鎖,很多事情連細節都無法取得,消息相對較少。但對於熱比婭、維吾爾社群的反應不當之處,作者卻能清楚指出,並提出自己不同的看法。

 

源自於資訊控制的比例失調,不幸地使得本書陷入一種容易被誤讀的狀況。

 

奇妙的是,最後一部份,作者認為維吾爾可能的出路,就是用歌唱與音樂,繼續做和平的文化傳遞。男女老少的維吾爾人在死去,但作者給的建議卻是「多唱歌」!這部分我是邊讀邊搖頭了。

 

更悲哀的是,即使這麼微弱的行動,作者 2015 年成書之後,也開始被中共封殺了。

 

 

 

給台灣讀者的借鏡

 

由於面臨中共的文攻武嚇,一國兩制、一個中國、和平協議,都已經藉由各種管道,開始滲透並洗腦台灣民眾。

 

於是一部份台灣人,也開始流行一句話:「一國兩制看香港、一個中國看新疆、和平協議看西藏。」

 

如果不想要讓台灣進入新疆這種幾乎絕望的悲慘狀態,我們都該堅持安全自由的現狀,好不容易從白色恐怖與血腥戒嚴,長年爭取來的民主社會,千萬別做錯決定,再次將台灣推入不可逆的悲傷滑坡。

 

 

 

 

相關連結

 

 

 

專頁筆記

 

 

 

閱讀筆記 / 小孩教養

 

 

本篇發表於 閱讀筆記 並標籤為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