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日本.滿洲帝國的遺產》:那些在表面對抗下的深度聯繫

 

讀者:蔡依橙

 

 

 

 

隨著「興亡的世界史」系列越出越多,深刻感覺到這套書每本都很有自己的特色。

 

這本書,是兩位韓裔日本人學者,姜尚中、玄武岩合著,而且在撰寫的時候,洗牌式地一人負責一三章,一人負責二四章,最後再做修整。

 

而書的寫法,不是只講滿州國,也不是只講南韓,而是很獨特地,藉由同樣成熟於滿州國的兩個日韓爭議性強人,岸信介與朴正熙,從二戰前日本開始講,講日治朝鮮、滿州國,日本戰敗,日本與韓國各自戰後復甦的故事。

 

 

 

 

而這個故事,藉由岸信介與朴正熙兩個人的生命故事、在大時代中死裡逃生、相知相惜、複雜的人脈網,全部貫串起來。

 

藉由這樣獨特的寫法,很容易讓讀者產生「脈絡感」,而不會簡單的從事件去推論立場。

 

例如,只看新聞,容易覺得南韓與日本,因為戰爭侵略的關係,有很緊張的歷史張力,但看了這本書,會發現其實在戰後的權力階層中,他們的歷史觀,都很清楚知道真正的敵人是誰(共產主義、北韓、蘇聯),並持續致力於日韓國交(國家交流)正常化。也都知道,推動困難之事前進,背後的利益分配是必要的。而今日韓劇常上演的財閥政治問題,也是從那個時候創造並遺留下來。

 

作者之一的姜尚中,最近在網路上也被提到過。這是因為東京大學近日因歧視女性產生公關危機,特別請了上野千鶴子老師,以東大女性學者身份,作新生入學致詞,內容深刻卻言詞平易,引起非常多迴響與轉發。

 

 

其中關於姜尚中的一段,是這樣的。

 

「在我看來,東京大學正是由變化與多樣性開拓出的大學。聘用我,讓我站在這裡便是證明。在東大內,有國立大學首位在日韓裔教授姜尚中老師,有國立大學首位持有高中學歷的教授安藤忠雄老師,也有身患盲聾啞三重殘疾的教授福島智老師。」

 

東京大學,作為一個亞洲大型機構,雖有嚴重的刻板印象基調,但仍在一群有識之士的努力下,持續創造其多元與深度。

 

歷史觀也該是如此,即使過去的國民教育,或粗淺的新聞閱讀,都有著嚴重的刻板印相基調,藉由閱讀的決心,我們都能持續為自己的認知體系,創造多元與深度。

 

 

相關連結

 

 

 

閱讀筆記 / 小孩教養

 

 

本篇發表於 閱讀筆記 並標籤為 , , ,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