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格林威治天文台會剛好有本初子午線?裡頭又介紹時鐘?(散佈倫敦各地的博物館,串起的共同主題。)

 

 

 

 

倫敦許多的博物館,都有各自的主題,但其實合併起來看,會看到更大的故事。

 

像是這張照片,是格林威治天文台裡頭的陳列,這位 John Harrison 先生,連續發明了四代鐘錶,陸續克服搖晃造成的誤差、氣溫氣壓的影響,以及機械結構的簡單化。

 

之所以格林威治天文台,會剛好是本初子午線,也就是零度經度的位置,而裡頭又介紹怎麼做出更好的時鐘,都是因為英國在成為航海霸權的時候,極力想獲得比別人更好的航行技術。

 

在海上航行,四面都一望無際,很容易迷向,你要知道自己在那個季節、在海上的哪裡,才知道自己到底有沒有走對路。

 

哪個季節簡單,看夏季大三角就是夏天,獵戶座就是冬天。

 

在海上的哪裡則有點複雜,分成經度跟緯度。

 

緯度很早就解決了,用六分儀觀察太陽的角度就能知道,但經度一直沒辦法,所以很多船長就只能靠直覺與經驗,新手就只能「維持緯度直直開」,直到看到陸地為止。

 

這樣當然很危險。危險,就表示貨物、人力、商船投資可能全部歸零。

 

解決經度有兩個方法,一個是把月亮跟星星的位置全部記錄下來,然後對照。這個就是皇家天文台的研究工作,這方法可行,所以他們出的書大賣。但很可惜,這方法需要水手具有完整的天文學知識,甚至一些數學,上手難度太高。

 

後來的解決方式,是「時差」,也就是你帶一個格林威治的時鐘上船,看到太陽走到最高,中午了,但你格林威治的那個鐘已經下午兩點,那你就知道自己已經向西走 30 度(一小時 15 度,24 小時 360 度)。

 

既然兩種方法都是要解決經度問題,那就一併讓天文台管理吧,於是經度零度就訂在這裡了。

 

但接下來的困難是,當年的鐘靠的是鐘擺,但鐘擺上船一晃就不準,所以,製造一個能在船上正常行走的鐘就很重要。這便是 John Harrison 一輩子的貢獻,本來做的都是很大台的鐘,但藉由擒縱裝置,以及放棄鐘擺,改用發條,做到第四代時,他做出了手上那支懷錶。

 

這也是為什麼英國紳士會戴著懷錶,因為那是時尚、科學、知識與工藝的結晶。

 

如果他當年流行做成方的,加個錶帶繞在手上,那今天的福爾摩斯戴的,就會是古式 Apple Watch 了。

 

格林威治天文台,其實就是海洋帝國主義的知識研究所。哈拉瑞的「人類大歷史」,會把帝國、科學、資本主義、工業一起講,正是因為如此。

 

但天文博物館不會跟你講「帝國主義」跟「殖民地擴張」啊,那略微羞恥,不用多提。所以知識就變得碎片而去脈絡化。

 

這就是為什麼,天文博物館旁邊就是海事博物館,就是 Cutty Sark 號帆船。一樣的道理:科學優化航行,軍事保護貿易。

 

進一步來看,像是自然史博物館,就是帝國擴張時,對世界各地動植物與文化的認識,瞭解這些,就能征服,並優化種植和貿易所得。

 

大英博物館,就是帝國擴張時,所帶回來的文明紀念品,「協助無法保護自己的文明,保存他們的過去。」

 

另一個很有帝國殖民風味的詞,在台灣也偶爾可見的,是「熱帶醫學研究所」,這表示一個並不位於熱帶的宗主國,可能是英國,可能是日本,去佔領了熱帶後,為了因應軍隊與管理需求,所做的研究。

 

總結一下,這些博物館,都是英國過去為了「生存」與「發大財」所留下的軌跡,他們解決的,都是實際上會碰到的問題,而發大財的核心方式,是有能保護自己的武力、下苦工獲得的經驗與知識、與全球貿易。 沒有保護自己的武力,沒有先進的知識和經驗,只想靠貿易賺快錢,英國應該早就滅亡了。

 

 

讓孩子在旅行中學習

 

 

本篇發表於 小孩教養 並標籤為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