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為臺灣讀者,我們該如何讀這本書?角谷美智子之《大說謊家時代》導讀

 

作者:蔡依橙(蔡依橙的閱讀筆記 板主)

 

 

 

 

這幾年,從歐美引進,關於批判假新聞、資訊戰、煽動性言論的翻譯書籍不少,但喜歡讀書的朋友常有個疑惑:「到底我們該怎麼看待這些書?」

 

像本書是以川普的離譜言論為核心,說明假新聞、偏頗觀點、煽動言論,對於公民社會的撕裂,甚至對法治的傷害。但另一方面,熟知國際關係的朋友也知道,即使川普真的有點離譜,但他上台之後,除了對臺灣表達支持之外,與中國的貿易戰,也連帶讓臺灣的經濟(成長勝過中國、香港、南韓、日本等地)、軍事(空優戰機、主戰坦克、軍售常規化),甚至情報體系(破獲中國介選地下賭盤、提前曝光蔡正元威脅王立強事件等)受惠甚多。

 

正是這樣的兩面性,讓我們在閱讀時,不知道該繼續堅持理性,反對川普與他代表的後真相時代,還是要故作世故地認為:這就是紐約時報自由派記者,川普選上都三年了,還在崩潰?你們什麼時候要醒啊?

 

以下,綜合許多曾被書友們問到的問題,配合本書內容,作個整理。

 

 

問:我到底該喜歡川普或討厭川普?

 

人的自我認同,是有先後順序,和親疏遠近的。也就是說,我們同時是臺灣人、理性人、世界公民,但現實點說,做為一個臺灣人的比重還是比較高的,因為臺灣的國家安全與自己息息相關,你總要先活著、活得有尊嚴,才能繼續去兼顧自己是理性人以及世界公民的角色。

 

如果以臺灣人的角度來說,川普上任後,臺灣對美出口增加、減少對(對我們有敵意的)中國的貿易依賴,對中關稅與安全考量,促使高階供應鍊移回臺灣,推動臺灣經濟成長,加上軍事與情報上,明顯強化了臺灣的安全,喜歡川普,這當然是沒有問題的。

 

當然,對美國人來說,一個總統不時冒出歧視與爭議言論,如果我是美國知識階層公民,也會很難接受。但討厭川普的美國人,是有本錢的,他們國家安全的主要威脅,來自俄國、中國、伊朗,離美國都至少隔了太平洋與大西洋,伊朗甚至沒有可以威脅美國本土的飛彈,這麼得天獨厚的地緣政治,讓美國人有餘裕,能去討厭川普。

 

但這種餘裕,臺灣人沒有,因為過個 130 公里的黑水溝,就是對我們持續文攻武嚇,成天說要併吞,「留島不留人」的中國。我們也沒有餘裕能去喜歡或討厭特定的美國政治人物或政黨,各個美國總統候選人、行政體系、國會體系、民間組織聯繫,都必須持續進行,這就是身為「臺灣人」的生存立場。

 

如果你還是不喜歡川普的為人跟行事風格,把他的發言當娛樂新聞看就好,相對地,這卻是美國人所不見得能擁有的餘裕。

 

 

問:為什麼會有假新聞?為什麼有些政治人物與支持者,寧願相信跟事實背離的平行時空?

 

這是個好問題,根本原因是,世界上,除了主觀的看法、客觀的事實之外,還有個介於主客觀之間的 intersubjectivity,中文稱為「互為主體性」。而且,這個「互為主體性」,對人類社會的發展一直都很重要。

 

什麼叫「互為主體性」呢?就是一個本來沒有的事情,我相信、你相信、他也相信,這件事情,在我們幾個人的小世界中就存在,而且可能發展出強大的力量。

 

最明顯的例子之一,就是美金。嚴格來說,美鈔就是張紙,沒什麼價值,但因為美國藉由二戰後的布雷頓森林會議,以及之後的石油美元策略,成功的讓美金成為全世界都信賴的貨幣。因為你相信、我相信、全世界都相信其價值,所以不只去美國旅行時可以用,連全世界的毒梟、游擊隊、黑社會,或臺灣知名政治人物收賄款,也都指定收美鈔。

 

比較小的例子,就是玩大富翁時,裡頭的紙鈔。這些紙鈔的價值,只有玩大富翁的四個人認可,能在裡頭交易,但拿著大富翁的紙鈔要去便利商店買飲料、去繳水電費、繳小孩學費,是不會有人理我的。因為離開了這個遊戲,就沒有人相信大富翁紙鈔的價值。

 

假新聞,與封閉社群相信的平行時空,就介於美金與大富翁紙鈔之間,當你有了電視台、報紙、LINE 封閉群組,就能讓數百萬人活在平行時空之中,相信你所發行的虛幻夢想。

 

這個問題的根源,是人類的感官與思考能力有限,所不得不做出的妥協,我們畢竟必須依賴其他人、其他社群取得資訊,只要能有效填補這些感官與思考的需求,就能控制一個人的心智,成功洗腦,使之狂熱。

 

這也是為什麼,極權國家一定要控制媒體、控制網路、控制言論內容。因為,腦是可以洗的。

 

 

問:所以怎麼辦呢?假新聞怎麼根除?如何破解人造平行時空?

 

假新聞跟這類的人造平行時空,可以處理,但絕對無法根除,因為他本質上跟人類史上許多沒那麼壞的東西有點類似。

 

例如:當美國總統甘迺迪在科技尚未成熟的時候說:「我們要在 10 年內登陸月球!」當時認真分析過的人,都認為這簡直信口開河,但因為相信的民眾多,支持預算投入,相信的科學家也多,全力衝刺,最後,美國人只花了 7 年,就登上月球。(可惜甘迺迪已經遇刺身亡很久,無緣得見。)

 

又例如:許多宗教以因果輪迴,或最終審判,來勸人行善,雖然目前沒有任何因果輪迴或最終審判的客觀事實證據,但大家都相信,也因此匯聚了很多資源,協助了許多世界上的弱勢族群。

 

以新聞專業來說,理論上應該擁抱客觀事實,但現在媒體經營困難,沒有錢就很難維持風骨,許多媒體就這樣沉淪了。甚至,因為假新聞能靠著流量或統戰預算賺錢,更有許多網路媒體,專門製造假新聞來營利,成本結構比傳統媒體更為健全!

 

臺灣已經逐漸在應對,包括以反滲透法抵制境外金流,跟平台商如 Facebook 與 LINE 溝通,協助他們建立查核功能,以防成為不實消息的溫床,拖累品牌形象。

 

我們自己能作的,就是善用網路,對於可疑資訊要交叉核實,學習媒體識讀,永遠思考資料從何而來,媒體立場為何,從被動閱聽者,升級為主動吸收者。

 

 

問:這本書哪部分最精彩?

 

整本書對於近年的媒體與政治現象歸納,作得都不錯,其中尤以第二與第三章,對後現代主義與今日世界的對照,以及對這種虛無論述的批判,很有力道。作者認為,這些後現代主義的論述,對於解釋今日世界並合理化一切破壞,成績卓著,但對於提出更好的架構,或讓世界變得更好,卻毫無貢獻。

 

另外,第八章將今日的假新聞與政治人物的仇恨言論,連結到列寧與希特勒,很有歷史縱深且有說服力。這種段落,往往讓我有「歷史其實會重演,只是演員跟舞台不同」的感觸。瞭解我們與歷史的相似性,就有機會讓我們這些當下演員,一起活出不同的結局。

 

 

問:在「後真相時代」的我,該怎麼辦?我曾經相信知識累積、思考、反省、改進,是很有力量的,但在這樣的時代,我這樣的價值觀,還正確嗎?

 

我依然相信,這個世界還是要靠理性去進步,瞭解事實、建構認知、實踐修正;而不是煽動不以事實為基礎的群眾情緒,單純的衝擊並破壞。

 

至於,在這樣的「後真相時代」,知識族群該怎麼辦?我認為本書作者角谷美智子作了很好的示範。事實上,角谷美智子本人是紐約時報知名的書評家,相當仔細嚴格,想也知道,自己出書,一定會被很多人反過來以「角谷美智子」視角,好好修理一番。但即使如此,他還是決定寫出這本書,面對全世界的嚴格檢視,內容有憑有據且有條理。

 

瞭解事實,建構認知,接下來,才能實踐修正。

 

 

問:想讓世界更好,我還能做什麼?

 

本書在讓我們瞭解事實跟建構認知方面作得非常好,但如何行動,則說得比較少。但我認為,後真相時代沒有快速解,長久解方則是依然要有一群相信理性能改變世界的人,持續觀察、思考、解決。

 

「互為主體性」強大的地方在於,只要你相信、我相信、有一群人也相信這是對的,持續耕耘,並影響更多的人,我們相信的事情,就可能成為主流,並成功的讓世界變得更好。

 

角谷美智子,就是相信理性一定能改變世界的人,所以他行動,寫了這本書,希望影響更多的人。

 

 

相關連結

 

 

 

閱讀筆記 / 小孩教養

 

 

本篇發表於 國際新聞, 閱讀筆記 並標籤為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