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1》:用實證重新審視對美洲「原住民」的想像

 

讀者:蔡依橙

 

 

 

 

以考古事實,重新認識「美洲原住民」。

 

這本 600 頁的厚書,Goodreads 獲得 4.0 高分與大量的評論,顛覆我們從好萊塢電影和卡通所認識的「美洲原住民」(其實「印第安」或許是個更好的稱呼,下頭會提到)。

 

你問美國人,1492 年發生什麼事,所有有上過學的,都會知道這是「哥倫布發現新大陸」的一年,fourteen ninety two 也時常出現在流行歌曲中。

 

但後來人們逐漸認識到,對哥倫布來說,或許是「發現新大陸」,但對世居美洲當地的居民,哥倫布以及後來的英國人、法國人、西班牙人,卻都是侵略者。

 

為了反省,各國紛紛開始保護「原住民」,給予特殊的政治待遇,劃定保留地,編列特別預算。好萊塢與流行文化,也積極呈現原住民在罕有人煙的美洲,雖然科技與文明並不發達,但卻樂天知命、愛好和平、與自然和諧共存的形象。環保組織則鼓吹,我們要學習原住民,和雨林共生,不應該以焚燒或砍伐的方式,破壞這塊從未被人類文明污染的淨土。

 

很不幸,根據考古證據,上面所說的觀念,幾乎都是錯的。

 

本書書名為 1491,意思就是 1492 哥倫布發現新大陸「之前」,這個所謂的「新大陸」,究竟是什麼樣子的。

 

 

錯誤想像 vs 實際情況

 

本書用大量近年考古學的發展,來破除以上的錯誤想像。內容不是胡謅腦補,而是學界的主流意見或共識。書末也有大量的 reference 供你延伸閱讀。

 

首先,一般認為,哥倫布發現的新大陸,沒什麼人口。但近年的研究發現,當時美洲人口眾多,估計可能在一億人上下,比歐洲還要多。

 

之所以英國人與西班牙人進來後,感覺人煙稀少,那是因為哥倫布與早期的探勘者,帶來印第安人無法抵抗的病菌,導致人口銳減。這個銳減的比例,根據不同估計方式,約在 50% 到 90%,即使是 50%,也夠恐怖的。

 

其次,我們一般認為,「美洲原住民」都是住草屋,沒有發展出像樣的文明,所以歐洲人一來,因為槍砲比弓箭強,所以毫無勝算。

 

但近年的研究發現,中南美洲的印度安人,有城市、政體、宏偉的建築,攻擊與防禦能力頗強,當年歐洲人的槍,是前膛槍,裝填速度超慢,加上膛線尚未發明,子彈噴出去都是亂飛,只能近戰使用,中遠距離攻擊能力甚弱,勉強能嚇唬人的就只有聲光效果。而印第安人的長弓,不管在力道或準確度上,都大勝歐洲人。

 

那歐洲人到底怎麼贏的?贏在第一波接觸者帶來的疾病,殺了 50% 到 90% 的美洲人口,接著,這個人口銳減過程,也造成印第安部族彼此之間的不信任、內戰、與政治聯盟解體。加上歐洲人籠絡失勢部族,部分印第安人帶著地形與攻防知識,「引清兵入關」。簡單說,輸在疾病與內亂。

 

(這也是台灣最大的隱憂,當你的軍隊有一部分人會到敵國去輸誠,這樣的國家面對戰爭,必敗無疑。重新整理國軍認同是必要的。)

 

第三,環保團體主張,要學習美洲原住民,保護熱帶雨林,像《西雅圖酋長宣言》一樣,與大自然共存。

 

但事實上,美洲原住民讓環境為己所用的能力很強,他們會砍伐、他們會焚燒、他們會鑿出灌溉溝渠、他們也築了自己的長城(參考這裡這裡),甚至好幾個文明正是因為過度開發,導致地力耗竭,支撐不起城市,才逐漸衰敗的。

 

過去,我們先想像亞馬遜叢林很原始,印第安人很原始。所以後來看到在叢林中的巨型神廟建築,或者在地上畫出的納斯卡線,百思不解,認為「這應該是外星文明吧!」

 

但事實上,美洲在哥倫布到來前,就是這樣的文明等級,只是因為疾病、內亂、過度開發,而文明崩毀,並與今日社會產生了嚴重的斷裂。面對複雜難懂的事物,歸類為超自然,直接用外星人結案,再帶點神秘色彩的敬天畏人情懷,不只姿態優美,也比實際去做田野考古、學術研究、解讀文字來得容易。

 

喔對了,我有跟你說過,《西雅圖酋長宣言是假的嗎?

 

 

「原住民」這個詞彙

 

本書也花了相當大的篇幅,說明詞彙的「政治性」。

 

雖然「印第安人」實在不是很嚴謹的稱呼,但連印第安人自身,都不喜歡「原住民」這個詞,因為他太政治了,政治到異化了印第安人自身。

 

為什麼呢?

 

首先,一般認為,「印第安人」是「原住民」,那麼直接在美國本土出生的人,難道不是原住民嗎?如果你說一代不算,那連續三代都在美國出生的白人,是原住民嗎?連續三代都在美國出生的黑人,是原住民嗎?這個命名其實相當政治,字面和語意並不相符。

 

其次,一般認為,歐洲人來美洲屠殺印第安人,為了給愛好和平的印第安人公道,所以我們尊稱他們為「原住民」,並給予特殊權利。

 

但事實上,根據考古,現存的印第安人,很可能也屠殺了比他們更早在這邊定居的人種與文明,許多廢棄城市所找到的石板,都記錄了相當血腥的砍殺歷史。

 

印第安人有很多不同的政權與部族,多數並不是和平的,他們與歐亞大陸所有人類一樣,有的愛好和平、有的井水不犯河水、有的四處征戰互相砍殺、有的亂倫篡位奪權。如果我們政治上稱呼「印第安人」為「原住民」,給他們特殊待遇與和平形象,對於這些「原住民」曾經砍殺更早來到此地的部族,又該怎麼看待呢?

 

這個問題很有衝擊性,也很政治不正確,討人罵。

 

這也是為什麼作者寫了一本 600 頁附參考資料的書,為自己建立堅實的學術抵禦能力。意思就是「你書沒看完不要來跟我聊天」以及「如果你有意見,去讀這些延伸論文,去找考古界的人罵,我只是個整理資料的。」

 

對讀者來說,這正是一個好機會,思考你自己在閱讀上所追求的,是「事實正確」,還是「政治正確」。

 

 

猶太人大屠殺、二二八、原住民

 

德國戰後,對納粹行為的道歉與懺悔,做得最多的,是對猶太人,但事實上波蘭人的人數損失更為巨大。於是有人認為,這種「反省」與「轉型正義」,其實只是政治實力的體現。因為猶太人實質掌控了美國政壇,在美國壓力下,猶太人才能獲得大量的補償與紀念碑。

 

猶太人獲得道歉,是因為其在美國的政治實力強大,這是真的。

 

蔣政權接收台灣時,非常暴虐的殺掉台灣的知識精英階層,清鄉過程也波及許多無辜,更別說之後的白色恐怖。現在台灣開始逐步開放史料,並執行「轉型正義」。有人很不以為然的認為,「當年滿洲人入關殺了很多漢人,滿洲皇帝也未向漢人道歉」。意思就是,國民黨來台灣,殺掉知識精英,搶奪財物土地,理所當然,沒什麼好道歉的。

 

人類歷史上,多數屠殺後,並沒有道歉,這也是真的。

 

那為什麼德國還要執行轉型正義?為什麼台灣還要執行轉型正義?為什麼美洲各國還要尊重「原住民」?既然這些都是歷史上的特例,人死了就死了,何必搞這些?

 

因為我們相信,人類是會進步的,從語言不通、互相猜忌,乾脆直接砍殺的時代,朝向一個更多瞭解、更多溝通、更多和解的未來。因為我們相信,當我們去反省這些錯誤,能夠帶給我們的下一代,更美好的世界。

 

因為我們相信,「人類從歷史中學到的唯一教訓,就是人類無法從歷史中學到任何教訓。」這句話,是錯的。

 

過去的人怎麼樣,那是過去的事。讓世界前進,從我們自己開始。

 

 

相關連結

 

 

 

蔡依橙的閱讀筆記

 

 

本篇發表於 短篇評論 並標籤為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