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界的譯者》:到底有沒有鬼?到底是不是真?

 

讀者:蔡依橙

 

 

 

 

由於《通靈少女》的熱潮,加上我一直很好奇,為什麼以機車 嚴格著稱的 PTT 鄉民們,對柳神算以及索非亞的討論都相對友善,甚至充滿敬意。作為一個做醫學起家的科學研究者,總覺得有什麼我必須去探究思考的,於是我就在 Kobo 買了《靈界的譯者》全三冊電子書回來看。

 

閱讀過程中,許多同是醫療界的朋友私訊問我:「你覺得那是真的嗎?」「你怎麼看?」

 

經過思考,也找機會問了幾個朋友,即使他們勸我,這種爭議性的問題不要碰,但我還是想嘗試用自己的認知體系,去為這事找個分類。

 

 

到底是不是真?

 

我們都樂見《通靈少女》的熱潮,讓台灣文化被看見,但所有人心中一定有個疑惑:通靈到底是不是真?是不是真的有鬼?索非亞真的看到了嗎?如果不是真的,這樣拍成電視劇放到國際上去,好嗎?

 

這很有趣,司馬中原講自己看過聽過的鬼故事、出書、拍成電視劇,可以;J. K. 羅琳講一個有魔法的世界、出書、拍成電影,可以。但是一個台灣女生講通靈、出書、拍成電視劇,就需要被質疑。索非亞本人也注意到這個文化殖民脈絡

 

「到底是不是真?」這個問題的答案,可以是一個字:inter-subjectivity(互為主體性),可以是一個馬克斯韋伯說過的句子:「人是生活在自己編織的意義之網上的動物。」如果還是不甚理解,Yuval Noah Harari 的《人類大歷史 Sapiens》講得最好,以下借用他的解釋方式。

 

 

Inter-subjectivity 互為主體性

 

我們一般認為,世界上的事情,分成「主觀」與「客觀」。

 

  • 我小孩買了一隻傑尼龜娃娃,每天抱著他睡覺,我們都看得到,這是客觀。
  • 《腦筋急轉彎 Inside Out》的主角小妹妹 Riley Anderson,童年時想像的虛構朋友小彬彬 Bing Bong,家人看不到、朋友看不到,他自己知道,但隨著長大也逐漸遺忘,這是主觀。

 

但智人這種生物,之所以能超越其他物種、稱霸全球,是因為我們還有一種特殊認知分類,叫做 inter-subjectivity,中文稱做「互為主體性」。

 

互為主體性的意思,就是「你相信、我相信、大家都相信,然後他就變成真的了。」最有名的例子,就是錢。人類拿出一張紙,上面印點東西,說他叫做台幣 100 元,走到水果行,能換一把香蕉。這樣的事情,是基於我、水果行老闆、全台灣人都相信的基礎,才有可能。這張 100 元台幣的威力,就是來自於「互為主體性」。

 

這樣的「互為主體性」,在其他物種是沒有的,如果你拿 100 元給猩猩,然後拿走他手上的香蕉,只會被暴打一頓。就算你決定幫他上 8 堂金融課也一樣。

 

互為主體性的存在,其範圍可大可小。可以是一小群人,也可以是全人類。同樣的台幣 100 元,你可以在台灣換到很多東西,但你飛到沒有人認識台幣的地方,這張鈔票的威力就消失,必須改用當地貨幣,讓自己加入當地的「互為主體性」才行。

 

 

人是生活在自己編織的意義之網上的動物

 

馬克斯韋伯說的「人是生活在自己編織的意義之網上的動物」,也正是如此。當一個社會都編出了一張「台幣信任之網」,我們就生活在這樣的交換體系中。這是「真」的嗎?就物質的角度,怎麼可能!一張紙憑什麼能換香蕉,你少說拿個芭樂來換吧!但在台灣,一張叫做百元紙鈔的紙,就真的可以換到香蕉。

 

信任之網是不是恆常不變的呢?不是。信任之網是會崩解的,以金錢來說,就是惡性通貨膨脹,人民不再信任貨幣,解決方法,就是執政者拿槍抵著你,四萬換一元,跟你說「這就是新台幣」,要死還是要信任?讓活著的都是選擇信任的人,重新建立一張可以運作的全新信任之網。

 

不只是金錢、金融制度、經濟運作都屬於「互為主體性」,超自然、宗教、文創、政治的領域,也都是如此。以下我們先不論對錯,客觀的去觀察,這些互為主體性,是不是真的存在,也是不是真的具有力量?

 

  • 有一群人,相信台灣大街小巷都有鬼,而且跟我們生活在同一個空間。只是有人看得到、有人感應得到,有人沒天分看不到。這是互為主體性。
  • 有一群人,相信曾經有個人是上帝之子,來到人間受苦,被釘在十字架死亡後,竟又復生。他的死,是為所有人類贖罪。這是互為主體性。
  • 有一群人,相信有個學校叫霍格華茲,有群孩子叫做哈利波特、妙麗、榮恩,他們拿著小木棒,可以施出魔法。這是互為主體性。這項互為主體性,拯救了大阪環球影城,提供了無數就業機會,也讓數百萬人同樂。
  • 有一群人,認為台灣自古以來就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身上所流的血,是中華民族一脈相承,炎帝黃帝傳下來的血,是高級血統,只要家族有人「功在黨國」,玩個殖民地的台灣女生,是合法、常有、能者多勞的事。這是互為主體性。

 

互為主體性,甚至可以是動態的。當索非亞決定不理睬 K 老師與 L 小姐的法術時,他們之間缺乏了這張互為主體性的網,所以 K 與 L 的儀式對索非亞一點效果都沒有。但 K 與 L 號稱領兵攻打,將與索非亞親近的李保延神醫與其伙伴趕盡殺絕,索非亞相信這張互為主體性的意義之網,所以,李保延就不再出現了。

 

 

科學的角度呢?

 

有朋友問,我們請索非亞來做功能性磁振造影,去檢驗在他聲稱能夠看到靈的時候,腦部的活動是不是跟與人溝通時類似,如果是的話,就表示他能看到啊!

 

用科學研究方法要去檢驗,事情不是那麼簡單。因為這事情分三個層次,一個是你說的,在宣稱看到的時候,腦部的活動如何?也就是「大腦」有沒有看到?第二個是,宣稱看到的時候,視網膜處呈現為何?也就是「眼睛」有沒有看到?第三個是,如果眼睛跟大腦都看到,表示真的有,那我們其他人為什麼看不到?

 

功能性磁振造影,只能回答第一個問題。而且真作了實驗,你可能只會更困惑。

 

就如心理學上很有名的研究,把紅酒標上更貴的價格,受試者就會覺得比較好喝,在功能性磁振造影也的確出現愉悅感。當科學證據確定腦部反應存在時,我們真的能夠去判定一個事情是否為真嗎?

 

進一步說,甚至在法律系統中,即使我們認為再客觀的證據,事後研究,其可信度也往往受到質疑。「真」這件事情,在我們更瞭解人類的認知心理後,變得非常多層次且複雜。

 

再進一步說,科學與宗教並不是對立的,這在 Yuval Noah Harari 的《人類大命運 Homo Deus》第五章「一對冤家」中,闡述得特別好。他們兩個彼此鬥嘴,彼此有不同的核心價值,但對於把對方弄死,卻一點興趣都沒有。

 

 

醫學的角度呢?

 

醫學的範圍並不包括「評斷真假」,勉強沾得上邊,跟這個主題有點相關的,是精神醫學。我問了兩個精神科醫師,他們的看法如下。

 

第一位認為,索非亞不是精神科在處理的事情,有人說,他可能是幻視幻聽,應該歸為 schizophrenia(精神分裂症/思覺失調症)。但這有點武斷,因為要下這種診斷,很重要的前提是他的生活「功能」必須受到影響,很明顯的,他活得很好,不能給人家下這個診斷。

 

而且,精神醫學有「文化精神醫學」這個次領域,也就是說,我們的醫學知識體系,認可在每個不同文化中,他們會有各自相信的事情,索非亞這樣的人,在台灣社會中,是完全是正常的,他所描述的靈,與整體社會對鬼神的想像符合,也有著中華民國在台灣的政治文化脈絡(生於宋朝的浙江名醫李保延輾轉流落來台)。

 

但如果索非亞把在台灣所說的事,拿到美國講,在那樣的社會環境,就可能被討厭、被排斥、被無視,並造成生活上的問題,診斷為疾病,或可歸類為 delusional disorder。(有趣的是,書中索非亞說,在外國看到的是外國鬼,很因地制宜。)

 

第二位則較為直接,雖然他不認識索非亞,但也直說,如果沒來門診找他,就沒他的事。但如果索非亞自認需要幫助,真來求診了,有功能障礙並造成生活困難,他會直接打針。我嚇一跳:「這麼直接,你要給他打什麼針?」「anti-psychotic 類的藥。」

 

從以上的態度您也可以看得出來,這兩位當代精神科醫師不太去評斷別人的真假對錯,他們是站在一個幫助的角色,如果你的狀況造成自己不 okay,想要尋求幫助的時候,他們會協助。但如果你功能很好,那精神科也完全沒有理由發表什麼自己的見解。

 

所以,醫學的角度,也沒辦法協助你判斷,究竟索非亞所說是真是假?這世界上到底有沒有靈?有沒有鬼?

 

 

是不是真?只有自己能回答。

 

這個問題,最終還是回到,你要不要讓自己懸掛到索非亞與其讀者們相信的「意義之網」,相信了、你掛上去了,或甚至你從小就在這樣的網子上長大,這一切就是「真」。不相信、不把自己掛上這張網,靈與鬼對你就沒有意義。

 

就像如果你不相信新台幣的意義之網,別人拿錢給你,你當然不會把自己手中的香蕉交出去。相信,這就是新台幣 100 元。不相信,這就是廢紙一張。

 

 

書好不好看呢?

 

由於索非亞的意義之網,在台灣有很多人掛在上面,但我或許不是(或至少在這網的很邊緣),所以對我來說,第一冊認識索非亞的生平很有意思,但第二冊與第三冊,就比較像是索非亞繼續開導相信他的人,用更寬廣角度思考人生價值的心靈雞湯。包括生死、情愛、婚姻等。

 

如果你深信索非亞所看到的世界,而且對人生許多面向感到困惑,渴望一個年輕且讀過宗教研究所的前靈媒給你人生的指導,這三本書很值得你讀,在困境中的你,或許會有突破性的想法。索非亞在這些領域給的建議與回答,都蠻正向的。

 

如果你閱讀甚廣,對人生的各種問題已經有了自己的初步看法,對宗教興趣也不高,可以考慮翻翻第一冊,其中索非亞去作棒球裁判的路很有意思,原來台灣的棒球裁判界,對女性這麼不友善,許多長輩,認定女人就是不可以當主審、女人就是來倒茶的、女人就是不可以清掃壘包,這種沙文主義性別觀,溝通無用,只能不經意透露他的通靈能力,再用長輩們對鬼神的敬畏來壓制。

 

不就像某些機關,你靠能力工作,主管什麼升遷機會都不給你,上頭的人反正有背景,位子穩得很。這時候唯一有效的方法,是一樣去找「背景」,直接從上面「處理」一下,事情往往迎刃而解。傳統價值,也只能用傳統價值解。

 

 

哥看的不是書,是自己的內心。

 

如同索非亞所說的,雖然他看得到靈,但真正看最多的,是人心。這套書也一樣,雖然看到的是字,但真正最有衝擊性的,是你如何整理自己的世界觀、價值觀、認知體系,去理解索非亞的世界。

 

你對鬼神,有自己的想法了嗎?

 

 

相關連結

 

 

 

蔡依橙的閱讀筆記

 

 

本篇發表於 短篇評論 並標籤為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 楊守一

    我也很難理解,明明就通靈的敘述並不是沒有破綻和矛盾,為何網友普遍都相信索說的話而甚少質疑,根本缺乏她真正有這個能力的直接或間接證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