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her Dome,正好是 MGH 的困境隱喻。

 

作者:蔡依橙

 

 

 

 

印象中,MGH 就是那個圓頂,那個乙醚圓頂,那個 Ether Dome 在有名,所以特別想去。

 

地鐵出來繞了一大圈,一直找不到,才發現,跟 MIT 一直保留壯闊景觀不同,MGH 土地實在不夠,所以 Ether Dome 周邊已經被高樓吞噬,並不容易直接從外面看到。

 

而且,那圓頂比想像中小很多。

 

我是在附近找很久後,一位可能是剛下班的員工,好心問我們在找什麼,我說 Ether Dome,他竟帶我走進大樓,跟我說「It’s inside.」我一開始還一頭霧水。

 

跟著走進去,還真的有指標,逐漸就進到 Ether Dome 的歷史場景裡。

 

這個 Ether Dome,正好是 MGH 的困境隱喻。

 

事實上,第一個用乙醚麻醉的,不是 MGH,第一個用乙醚手術的,也不是 MGH。所以 MGH 只能很微弱地說,他們是「第一個公開展示乙醚手術」的。

 

但請問大家,「公開」怎麼定義呢?那些已經實施乙醚麻醉很多次的牙醫,也接受同業學習很久了,算不算公開?

 

還是,要像 Ether Dome 這樣有個講堂才叫公開?所以,MGH 就是贏在有教室囉?這好像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突破,只是場地贏人家而已。

 

是的,我們都同意,MGH 在美國與世界醫學史上都很重要,但醫療界人才輩出,不管是 Harrison、Sabiston、Braunwald、Blalock、Billroth,都不是 MGH 出身的。

 

MGH 就像是個全面型的模範生,一直都很棒,但就是很難有一個傳說級的記憶點,讓人津津樂道。

 

就像是格鬥遊戲界的 Tokido,什麼都強,比賽勝率也高,但在知名度上,就一直沒辦法超越梅原大吾。

 

 

你會說,MGH 有本 NEJM,是 impact factor 第一名的期刊啊!

 

不,很可惜,NEJM 並不是第一。真正榜上第一的,是 Wiley 出版社的 CA: A cancer journal for clinicians。而且,impact factor 是 NEJM 的三倍!(244.585 vs 79.258)

 

這就是 MGH,什麼都好,一直都很棒,但就是很難有一個傳說級的記憶點,讓人津津樂道。

 

醫療界的 Tokido。

 

 

閱讀筆記 / 小孩教養

 

 

本篇發表於 生活雜文, 短篇評論 並標籤為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