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家人的遊戲對話,看價值多元:關於色違寶可夢

 

作者:蔡依橙

 

 

 

 

今天我打敗了火箭隊幹部後,有隻異色(或稱色違,就是顏色跟一般的不一樣,而且少見的)榛果球可以抓,我不覺得有什麼特別,女兒跟老婆從旁看到,說:「這個是色違榛果球耶!」

 

我不置可否的說,「可是他不強」。

 

然後女兒就說,「色違又不代表很強,這兩個特質又不一樣」。

 

我說,「可是寶可夢盒子空間有限,如果色違寶可夢不能戰鬥的話,我清空間的時候就清掉了。」

 

女兒跟老婆覺得非常不可思議,獨特的色違就這樣隨手丟掉了???

 

我繼續辯解道:「除非他真的很漂亮,漂亮到我覺得值得用資源灌滿他。像是我有一隻彩色的臭臭泥,我就覺得很漂亮,把他的戰鬥值灌到快滿,常常擺上道館展示給大家看!」

 

(圖左為正常顏色,圖右是我打星號的寶貝,專門放上道館秀的。)

 

 

 

 

女兒跟老婆還是覺得很不可思議。

 

弟弟則補充說,「那個臭臭泥不是色違,是阿羅拉型態。」

 

 

 

 

一個簡短的遊戲對話,可以知道每個人的價值都不同。

 

我是從聯考時代中經歷無數的戰鬥長大的,雖然生活已經蠻能接受多元價值,但在自己的遊戲帳號中,在資源有限的時候,還是認為,沒辦法戰鬥的,實在有點佔空間。

 

要用其他價值取勝的話,那個「其他價值」就要真的讓人看得見,而且一見傾心,才有存在的必要性。

 

我們經歷的聯考時代,不夠優秀的孩子,從小被冷言冷語洗到大,失敗者就活該做成功者的糖果,像是墊腳一樣的存在。每一次排名、每一次發考卷,都是為了襯托出前幾名的優越。

 

即使功課好的孩子,在聯考領域登到頂峰,他們也知道,自己在其他領域,也只是墊腳的存在、做成糖果的存在。可能是運動、遊戲、交際、領導、人文素養等,於是,要不是假裝自己很懂,就是乾脆碰也不碰。

 

但老婆跟女兒,會去欣賞每一個寶可夢那個獨特的地方,即使顏色差一點點,也是種特色。

 

而兒子,就是很在意定義要精準、知識要正確,阿羅拉就是阿羅拉,不是色違,不可以搞混 XD

 

我知道這個時代多元,也學會在多元時代經營專業領域的技巧,以及與他人合作的方法。不過,自己的帳號,可能就是一個過去的自己,投影出來的痕跡,重視效率,重視戰鬥力。

 

現在的我們,現在的世界,有更多餘裕了,孩子喜歡怎麼經營他自己的帳號,是他的自由,孩子想要怎麼去經營他的人生,是他的自由。我們努力去創造空間,讓孩子有機會發展出自己的偏好、自己的故事、自己的特色、自己的論述。

 

在寶可夢世界中,你可以是色違收藏家、休閒玩家、競技玩家、戰鬥狂熱者,連遊戲都價值多元了,何況是真實人生呢。

 

當然,我們這些成年人們也知道,社會也有殘酷現實的一面,在一些特定的環境中,勝者為王、敗者為寇,贏的人全拿,輸的人只能變糖果。

 

如何陪著孩子認識這個世界,並替自己的獨特,找到適當的夥伴、適當的環境,然後發展出自己想要的未來,這就是我們為人父母,最辛苦也最有樂趣的地方了。

 

 

相關連結

 

 

 

閱讀筆記 / 小孩教養

 

 

本篇發表於 小孩教養 並標籤為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