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個媽媽,我需要柏金包!》:我是讀者,我需要一個耶魯人類學家!

 

讀者:蔡依橙

 

 

 

 

這本書出來一年多了,是因為陳志龍醫師邀線上讀書會,所以快點補讀,到時討論才能言之有物。這時候寫文,當然要有點不一樣的東西,不然就沒意思了 XD

 

 

怎麼 Goodreads 評價這麼差?

 

這本書事實上內容好讀,文筆流暢,話題行銷也成功,但在 Goodreads 上只得到 3.05 分,大概是我這兩年讀的書裡頭,評價最低的。

 

仔細看過各種 Goodreads 給差評的言論,以及時尚雜誌實際去訪問上東區貴婦,所提及的本書各種缺點,歸納如下:

 

  • (讀書人)這本其實寫的不錯,但特別硬套人類學的框架去寫,太矯情,也沒必要。
  • (上東區貴婦)書的評價喔,我含蓄一點說吧,我想作者與出版社的行銷太厲害了,其實我們不是那樣過生活的。他能找出 20 個那樣生活的貴婦嗎?我想不行吧。而且啊,其實上東區很大,大家的生活又不一樣,怎麼可以說上東區都這樣呢?
  • (一般人)太假了,這群貴婦也太假掰,有錢到喪失靈魂,還需要用外在標籤與名牌包去歸類,悲哀。我看作者也差不多,還融入得很好嘛,我才不要這樣!爛書。

 

以我個人來說的話,我認為這本書的確不是大作,卻仍是個不錯的生活觀察小品。如果抽掉人類學與靈長類的部落描述,本書的層次跟衝擊性會減損許多,以「作品」的角度看,我可以接受。而且作者的學術訓練是「比較文學與文化研究」,書中的跨領域比喻,雖然不到細緻,但以一般書籍來說,我覺得可以。

 

上東區貴婦的訪問,我看了幾篇時尚雜誌報導,說老實話,抓不太到重點,也找不到「一擊必殺」的反駁。因為部分的報導甚至是匿名的,我都不知道真實性如何,暫且不說。

 

至於認為上東區假掰、虛偽、追求外表的批評,我看著書本封面,忽然覺得很諷刺。或許,我們跟上東區貴婦們,沒有太大的差別。

 

 

台灣讀者 vs 上東區貴婦

 

 

 

 

這本書,在封面寫上「耶魯人類學家的曼哈頓上東區臥底觀察」。請注意,是直接印在封面喔,不是買來即丟的書腰喔。但最諷刺的是,其實作者 Wednesday Martin 並不是「耶魯」「人類學家」。

 

上網查,作者大學時代就讀「密西根大學」人類學系,博士學位則是耶魯大學的「比較文學與文化研究」,畢業後,曾經在耶魯大學、新學院紐約市立大學柏魯克分校,教過「文學與文化研究」。

 

以一般的定義來說,你可以說他有「人類學訓練背景」,也可以說他是「耶魯大學的文化研究學者」,但無論如何,他不是一個「耶魯」「人類學家」。因為他沒在耶魯唸過人類學、沒在耶魯教過人類學,也沒在人類學領域打出一片學術天下。這點作者自己有承認喔!

 

 

 

 

那麼,為什麼時報出版要主打「耶魯人類學家」呢?我想這是對書市有觀察過的人都知道的秘密(什麼?你說這是崇洋媚外?喔,那是你說的喔,我可沒說 XD),在台灣,只要你封面打上哈佛、史丹佛、耶魯,最好再加上金頭髮藍眼睛的照片,就是會賣。這是鐵則。

 

 

 

 

不覺得很有趣嗎?當上東區貴婦們為了在短暫的社交情境中,有效區分彼此階級,除了維持完美體態、美麗妝髮、豪華名車之外,一個昂貴且不容易取得的柏金包,被定義為階級的有效識別。這種狂熱,在本書的描述中,甚至到了「如果我階級不夠,最好也去買一個,才能被人注目,才能被人接納。」

 

相對地,出版社為台灣讀者製作一本書時,為了在短暫的網購或書局瀏覽情境中,有效區分高下,除了維持高水準設計、流暢翻譯之外,一個昂貴且不容易取得的耶魯教職,被定義為書本品質的有效識別。這種狂熱,在本書的企劃中,甚至到了「如果作者不是真的耶魯人類學家,最好也寫上去,才能被讀者看到,才能被讀者採購。」

 

是不是有 87 分像 XD

 

本書的原文書名為 Primates of Park Avenue,直譯為「公園大道的靈長類」,原來,上東區貴婦是靈長類,台灣讀者是靈長類,我們都是靈長類。

 

差異,很大嗎?

 

 

同場加映《恆毅力》封面細節

 

《恆毅力》的作者 Angela Duckworth,大學念哈佛神經生物學,碩士是牛津神經科學,博士則在賓州大學的心理學領域拿到。但「哈佛」有名可以放封面,「牛津」有名可以放封面,「賓州大學」就直接被忽視了 XD

 

我們就更世俗一點來看,賓州大學很差嗎?不,事實上不管是全國總排名心理領域排名,賓州大學都是第 8。但台灣讀者既然不太認識也不太愛,就別浪費封面空間了 XD

 

 

 

 

總結:本書到底好不好

 

 

 

 

以我個人來說,這本書我可以接受,也覺得蠻有趣的,甚至也順道搜尋了一下 Physique 57,想說如果買個 DVD 回家偷練,能不能瘦下來呢?XD 因為覺得 Goodreads 目前的分數有點委屈,我幫補了血,給 4 顆星!

 

至於時報出版的行銷操作部分,我也能認同。原本的「公園大道的靈長類」,的確沒有《我是一個媽媽,我需要柏金包!》來得傳神直接,對作者學經歷的「耶魯人類學家」奇怪總結,作為行為藝術,也成功地把書本想傳遞的「我們都躲不掉的諷刺」,從內文拉到封面,無聲無息地往讀者臉上甩去。我覺得可以 XD

 

總的來說,很有趣的閱讀體驗,但 Goodreads 讓作者委屈了些,但我想不管是作者、Simon & Schuster、時報出版社,都獲得了市場真金白銀的銷售支持。從能順利幫從業人員發出薪水的角度看,這也就夠了。

 

 

相關連結

 

 

 

專頁筆記

 

 

 

閱讀筆記 / 小孩教養

 

 

本篇發表於 讀書筆記 並標籤為 , , , , , , , , ,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