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北京的祝福》:認識流亡藏人的困境

 

讀者:蔡依橙

 

 

 

 

來自北京的祝福?

 

這本寫西藏的書,不太一樣。他不是傳統的西藏人多委屈、多努力,達賴喇嘛多有智慧之類的論述,而是真的帶你看看現在的西藏流亡政府、流亡藏人、跟印度的關係、內部的衝突與矛盾,以及最重要的,北京如何鋪天蓋地的滲透並摧毀西藏流亡政府。

 

是的,這就是書名「來自北京的祝福」的意思,是反話、是酸話。原句出自於作者一次與達賴喇嘛訪談時,對方不願意深談北京的破壞工作,也不願意用負面語句,於是使用這樣的詞彙。

 

這個詞,引起了作者的好奇,於是四處走訪西藏流亡藏人後,寫成本書。

 

(西藏這個詞是很中國中心主義的,中國西方的寶藏之地的意思,如果要求政治正確,應稱圖博,在本文中,兩者請根據您自己的習慣做代換。)

 

 

臺灣人看這本書的理由

 

作為一個臺灣人,有什麼理由看這本講西藏的書呢?

 

因為,中國常稱新疆問題、香港問題、西藏問題、臺灣問題,但臺灣的我們都知道,不是大家都有問題,而是「中國」有問題,中國虛假的民族論述出現後,被中共借用,並罔顧歷史事實與族群差異,持續暴力壓制。臺灣的我們,很懂。

 

 

過去一年,看著一國兩制香港的殞落,你曾經想過,如果你是香港人,你會在哪個時間點離開呢?不管是移民、尋求政治庇護,或者人間登出,都是離開。

 

同樣的問題,西藏人六十年前就體會過一次,解放軍先是在 1950 年進入周邊城鎮,以強勢兵力壓制西藏領導階層簽下和平協議,一連串的暴政造成西藏人反抗之後,就發動血腥清洗。1959 年達賴喇嘛出亡印度,並組成西藏流亡政府。

 

地理上,臺灣有著海象惡劣的臺灣海峽守護,但如果有一天,解放軍攻台,或者臺灣的民主制度選出了投降政府,承認一國兩制、和平協議,狀況急轉直下,你會在什麼時候選擇離開呢?

 

看看離開之後的西藏人,他們的現況,他們的未來,或許很值得我們借鏡。

 

 

真實但卻不美好的視角

 

這本書會告訴你許多不那麼美好的事實,像是流亡藏人本身也被中國滲透分化,甚至不用中國滲透,藏人信仰本身就有嚴重的分裂,其中的雄天宗,甚至是詛咒達賴喇嘛早點死的。

 

達賴喇嘛,的確成為了世界上最成功的和平宗教品牌,但對於流亡藏人的未來,整個流亡政府一直沒做更前瞻的思考。作者找不到一個重要問題的答案:如果哪一天,達賴喇嘛過世之後,流亡藏人還有辦法凝聚,還有辦法找到未來嗎?

 

作者是悲觀的。

 

流亡藏人在印度生根,但與印度政府的關係千絲萬縷,並不全是光明的一面,在各個地區,都有或大或小的衝突。印度政府也希望在印度出生的流亡二代三代,能取得公民身分,融入社會,但流亡政府考量到這樣會削弱整體海外藏人的團結,並不鼓勵。

 

最近,臺灣也在討論的是,我們該不該接納香港人?該怎麼接納?香港人自己也知道,如果只是把台灣當成避難所的話,對彼此都是困擾,chenglap 更寫了一篇文章,將這個問題做了很好的分析。

 

 

臺灣、香港、西藏,以及發不出聲音的新疆,都因中國而受害,思索著類似的問題,時間先後而已。

 

 

流亡幾十年後的問題

 

流亡藏人的二三代,在不屬於自己的國家生活,沒有確定的身分,對於未來無法有任何想像的狀況下,日復一日的單調生活,讓許多年輕人染上菸癮、酒癮、甚至毒癮。

 

部分有錢的貴族,就早日移居英美,取得公民身分,或許衣著與自我定位還是藏人,但離家鄉,或流亡的家鄉,都很遠了。

 

說到貴族,作者提到,這也是西藏問題一個比較陰暗的角落。在中共入藏之前,事實上西藏是個前現代的社會,階級非常明顯,上層為僧侶、地主,下層則是大量的農奴。

 

也是因為這樣,無產階級革命事實上吸引了不少藏人。而令人傷心的是,農奴出身的藏人,到了印度後,貴族與僧侶並不一定給他們協助,反倒是印度政府與印度人,對這些農奴更為友善。

 

西藏流亡政府想像的新西藏,是怎樣的呢?是僧侶與地主的新西藏嗎?新西藏裡,農奴還是農奴嗎?

 

即使作者非常同情藏人遭遇,但在他採訪的過程看到這麼多內部與外部的困境後,也認為中共可能會獲得最後的勝利,藉由優勢武力與恐怖統治,加上對海外藏人社群的滲透與分化,曾經取得大量國際關注的流亡政府,正在慢慢地窒息。

 

疫情之後,各國自顧不暇,價值與利益極化,要非常非常樂觀,才能看到西藏的美好未來。

 

如果你想看看真實的流亡藏人困境,這是很適合的一本書。

 

 

相關連結

 

 

 

專頁筆記

 

 

 

閱讀筆記 / 小孩教養

 

 

本篇發表於 閱讀筆記 並標籤為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