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暫與永恆

 

作者:蔡依橙

專欄:非凡新聞周刊 五六年級菁英怎麼說

完稿日:2008/12/14

全文:

 

朋友問我:「你為什麼要這麼努力於學術呢?工作之外,所有的時間幾乎都在做研究與科學書寫,的確你為科學社群貢獻了很多,但何不花一點時間送往迎來、長袖善舞以經營人際關係呢?」

 

這朋友很為我好,希望我謀個一官半職,用點關鍵性的人際關係,在工作中少些莫名其妙的事情。然而,不一樣的人生觀會有不一樣的思維以及行動,這次我們不講電動玩具,講電影跟閱讀。

 

首先是徐克。在我國小乃至國中時期,徐克是華人世界很重要的編劇與導演,《黃飛鴻》、《笑傲江湖》、《倩女幽魂》等系列,都是以當代的武打、語彙與技術,在古老的中國文化中,尋找數百年間共通的人際情感與衝突。徐克說:「導演其實就是通過鏡頭反應一個年代的感覺,通過自己的記錄,把這個時代的感情觀價值觀交給後人去了解。」這番話很明顯有著使命感,做為一個時代的電影人,徐克用自己熟悉的工具與方法,紀錄當下的思維與反省,等著與百年後的觀眾作交流。「如果百年後還有人明白你,能和你分享同一個世界,會讓人很高興。」徐克思考的是這個年代,而他想要對話的,是一百年後的觀眾。

 

近來,有人認為徐克已經在走下坡了,最近的《蜀山傳》、《七劍》,的確不能說是好片。不過以一個使命者的角度來看,他在紀錄他所見的時代,尋找百年價值,當代你我的不認同,又有什麼關係呢?

 

接著是 Seldinger。1953 年,這位瑞典的年輕醫師發表了他的經典論文 Seldinger 穿刺法,接下來的五十年間,這個技術改變了所有的血管內手術,包括心導管、肝癌栓塞、頸動脈支架置放、葉克膜等,使醫療進入了更安全方便的全新境界。我在五十年後閱讀 Seldinger 的原著時,很被 1953 年這個突破性的發現與書寫所感動,他記錄了那個年代的極限,也記錄了由他的心靈與思維所創造的突破。

 

不過,當年這位 32 歲的醫師想用這篇經典文章做為他的畢業論文,卻被諾貝爾獎頒發機構 Karolinska Institutet 的老師認為過於簡單、不夠份量,Seldinger 只好另起爐灶研究經皮穿肝膽道攝影。五十年過去了,被時間洪流鍛洗出價值的,不是老師與學校認可的畢業論文,卻是那篇被評為「過於簡單、不夠份量」的文章。

 

徐克與 Seldinger 的故事告訴我們,超越時空的價值不是每個人都看得到的,周圍的不諒解與阻力更是常有,這些阻力可能是當年支持你的影迷、也可能是對你具有支配力的老師或上司。阻力的出現,是在考驗你是否真的堅持尋找永恆價值?或者你將迅速妥協於當代,甚而媚俗。

 

朋友,所以你能理解我對人際關係相對淡泊的原因嗎?因為我正忙著與百年後的讀者對話,從徐克與Seldinger的故事來看,當代的評語與阻力其實不用太過在意,歷史、時間以及一百年後的年輕人,會給我們公允的評價。




本篇發表於 非凡專欄 並標籤為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