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無百日紅 vs 花無紅

 

作者:蔡依橙

 

 

rose

 

 

不諒解的那部分

 

這次參加年會,遇到很多放射同行,有鼓勵、有寒暄,當然也有比較尷尬的談話。

 

因為,2011 年,我從一般人認為的鐵飯碗公家機關離開,已經很匪夷所思,後來在 2013 年又離開醫院創業,來做新思惟國際,更讓許多人不理解,傳統些的長輩,甚至是不諒解。

 

一位對我雖然不諒解但仍較為友善的前輩,在 2011 與 2013 的兩次轉折,都非常好心地勸我待在原地,不要改變,而他最主要的理由,就是「花無百日紅」。

 

 

花無百日紅

 

他認為,換醫院,會有蜜月期,人家需要你、人家信任你的時候,但這樣的時間會過去,之後,就一樣庸庸碌碌,而到時我的公務人員身份卻已經放棄了。更何況離開醫院不再受雇,或許一開始看來是自由,但終將失去穩定,「創業失敗」這四個字,大家熟到幾乎像句成語,為何不好好守住自己的主管缺呢?

 

這位前輩的確很替我想,不然也不會在我人生轉折處,苦口婆心的持續勸諫。但我想,有些事情或許是前輩不能理解的。

 

 

時代有所不同

 

在前輩的一生中,台灣的醫療起飛,只要肯努力,資質不要太差,當個主任、規劃科部發展,成為一個領域的名人,那是順理成章、水到渠成之事。願意到中小醫院或診所打拼的,也都用各種機會,為自己積累了相當的財富。但我們這一代,面對的狀況根本不同。

 

我們遇到的是台灣醫療總額幾乎固定,低薪趨勢持續、評鑑要求漸多、醫療新知爆炸,以前願意開刀、盡心盡力就是好醫師,現在不會內視鏡、達文西,根本不算是有特色。行政職缺不多,用等的,輪到我也要 20 年,人生有幾個 20 年?診所開業環境?那更別說了。

 

「花無百日紅」的想法,是珍惜現在既有,希望下一個職務轉換,能保證花能百日紅,才願意過去。這是對自己過去成就存量的尊重,也是為自己的未來謀個穩定。能夠理解。

 

但在我們的時代,照前輩一樣的道路走,在既有體制超飽和的狀況下,根本沒機會發光發熱,只有在新領域、新環境,用新方法,才有機會。對前輩來說,「花無百日紅」是令人擔憂的風險,但在我的世代,真正可怕的風險是「花無紅」。

 

 

真正可怕的風險:花無紅

 

「花無紅」的意思是,在忙碌且疲倦的臨床工作中,我們磨耗、我們老去,我們用「時代不同」當作自己庸碌的藉口,我們忘記年輕時的夢想,我們放任自己不再卓越、不再前進。我們在「不主動為自己規劃些什麼」的狀況下老去,讓自己變成年輕時所討厭的人。短短數十載的人生,卻從不曾綻放。

 

擔心「花無百日紅」,是傳統的存量思維,必須未來有更棒的,才願意放棄現在的。

 

擔心「花無紅」,是網路世代的增量思維,我用一生的宏觀尺度,來衡量我是否盡了力、讓自己的才能全力發揮,並經歷一個精彩人生。我並不是盲目的 take risk,而是細膩的規劃並計算,take calculated risk。

 

 

你想寫下怎樣的人生故事?

 
你呢?你擁抱的是存量思維,還是增量思維?你擁有怎樣的人生觀?你怕的,是哪一個:「花無百日紅」還是「花無紅」?

 

並不一定要轉職或轉業的,而是在日復一日的臨床工作中,你總是選擇打安全牌,還是永遠往卓越靠近一點點?你總是需要別人給你承諾,或你決定掌握自己的人生,自己給自己許下承諾?

 

故事,往往就是這樣開始的

 

 

本篇發表於 短篇評論 並標籤為 , , , ,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